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人民厂的包建厂、上重厂建厂经过..蒋仁康  

2015-09-03 21:5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收到原上重厂同仁蒋馥章寄来的书籍《在上重厂的难忘岁月》,叙述上重厂的一些建厂之事。此书还真不啻是对上重厂史的一种拾遗补缺。蒋馥章在解放初,就受聘担任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劳动报、新闻报,以及上海文化出版社等诸多媒体的通讯员,有写作根底,且文笔清新,让人读出趣味。

蒋馥章生于1932年,祖籍浙江富阳。1947年来到上海。1949年参军成为一名文艺兵。1950年10月复员回上海。经组织推荐介绍,考进上海市救国会举办的机械设计绘图班。毕业后,全班同学都被分配至上海虬江机器厂。此厂后改名为上海机床厂。不久,蒋馥章则被调去大鑫机器厂。

大鑫厂后改名上海矿山机器厂。矿山机器厂即是上重厂的昨名前世。1958年7月28日,经上海市委批准,在闵行东吴泾设立上海矿山机器厂新厂筹备处。新厂区规划面积为一千九百余亩土地。当时那里还是一片农田。新厂建成后,于1962年3月23日,经上海市机电一局批准,正式挂牌启用新厂名:上海重型机器厂。

书述上重厂的建厂经过,提到当时负责上重厂基建的副厂长方萍根。方萍根曾身肩上重厂的建厂重任,他认真勘察,任劳任怨,无不留给人深刻印象。1962年,方萍根在上重厂建成后,又于1966年夏天,奔赴江西瑞昌,启建由上重厂包建的小三线厂——人民机械厂。

读文联想《我们人民厂》、所载“邓嵩生访谈录”文,述及1965年、华东局先期所派出一个小组,即由方萍根带队前去123厂学习取经。方萍根初见邓嵩生,即希望邓嵩生能去正在筹建的“三线”单位人民厂工作。可见,方萍根当时已成竹在胸,慧眼识人,执意要将兵工人才“囊括”进人民厂。书内还提及当时曾参加过上重厂基建的鲍贤龙、沈广富、陈艺究,王士奎等人,后也支内去了人民厂工作。读文还不无读出亲切感。

阅读《我们人民厂》,读见江西前省长,以及时任兵器工业部前副部长,都很关心人民厂的建设成果,或为人民厂题字,或在视察人民厂时,即兴挥毫留墨。如时任江西省省长白栋材,在祝贺人民厂建厂20周年的题字是:“铭旧纵缅创业难,乘长风奔新征途。”而于1986年,时任兵器工业部副部长的唐仲文,在视察人民厂后,则挥毫留墨:“人民工厂为人民,军民结合干四化。”而我在读《在上重厂的难忘岁月》时,则读见周恩来曾为上重厂的昨名前世——大鑫厂题词。

抗战爆发后,为保存民族工业的实力,大鑫机器厂创建人余名钰,带领着200余名员工,以及一些机器设备迁往重庆,改名渝鑫钢铁厂。当时国共合作,共抗日军,重庆设有中共领导机构。在重庆期间,毛泽东和周恩来,都很关心这些我国民族工业的领头人,曾多次接见余名钰,周恩来还专为渝鑫钢铁厂题词:“没有重工业,便没有民族工业的基础,更谈不上国防工业,渝鑫钢铁厂的生产为民族工业打下初步基础。”周恩来的题词,还真不无显示我国民族工业,在艰难抗战时期,所迈出的坚实的基础步子。

而人民厂的邓嵩生,则为人民厂试制“以钢代铜”的炮弹药筒,迈出了坚实的军工基础步子。读《我们人民厂》的“邓嵩生访谈”文,即读出邓嵩生试制152弹的卓著贡献。当时部里有人不赞成将此项目交由人民厂生产,讲人民厂干不了,“压底”过不了关。后经邓嵩生的据理力争,晓谕人民厂的技术能力和机械设备,才赢得部领导对人民厂的刮目相看,由此提升人民厂在兵器行业中的声誉。以至于1985年,兵器工业部专门安排在人民厂召开部行业的安全会议。1987年五机部的王立部厂还专门视察了人民厂。作为人民厂的一员,何能不深深感激邓嵩生——这位人民厂的功勋人。

阅读《在上重厂的难忘岁月》,则让人不无感受为让万吨水压机落驻上重厂,而多方奔走的上重厂的功勋人。根据1960年7月13日国家计委安字第1400号批文精神,万吨水压机是要安放在上重厂的。但在进入1961年后,可能是从“三线”战略考虑,某领导认为“万吨水压机放在上海不适宜,打起仗来上海是前线的前线。”故上重厂原正建造的万吨水压机厂房,也因此停顿了下来。1961年4月6日,上海计委给国家计委发了一份报告,要求同意上重厂先建一半万吨水压机车间。时任上重厂总工程师林宗棠,为尽早落实此报告情况,特委派蒋馥章去北京全国经委陈述情况,并交给蒋馥章一张朱德委员长于1960年视察上重厂万吨水压机制造现场所摄的照片,以便说明中央对“万吨”水压机的关心程度。

蒋馥章火速赶到北京,直奔国家经委机械局。但被告知此事得请示经委谢委员。蒋馥章在经委大门口等了好几天,都未见到所要找的首长。但蒋馥章仍早出晚归地去经委等候,以至于跟经委门卫非常熟悉。某天,上午九时,一辆红旗牌轿车朝大门驶来,门卫告知说:首长来了。蒋馥章赶紧奔向轿车,还未到车旁,即被从车上下来的警卫拉开:“干什么”!蒋回说:找首长。随即首长从车内下来。问清原是上海为万吨水压机落驻上重厂事时,就清蒋馥章去他办公室谈。经过蒋馥章的细心陈述,说明“万吨”安放上重厂的诸多理由,并将朱德委员长视察上重厂所摄照片,交给首长看。大概说动了首长。首长说研究后再决定。没过几天,经委机械局通知蒋馥章:国家计委已批准上海计委报告,批文已送上海计委。“万吨”水压机最终落驻在上重厂。此事自然让上重厂人高兴不已。

捧读《我们人民厂》,见之一些中层干部,不论被分配到何岗位,均能出色的干好某项工作,成为各部门的带头人。而读《在上重厂的难忘岁月》,则读见蒋馥章不论从事何工作,都因其勤业敬业,受人赞赏。如蒋馥章曾授命担任上重厂的昨名前世—大鑫厂的广播台工作,由此搞活一个厂的广播台。他虚心听取职工意见,如当他听到铸造车间某职工反映:“我们车间苏北工人占了一半,但你们广播台每月播三次越剧,却只播一次江淮戏,太不公平了。”蒋馥章立即改进,满足大部分职工的要求。

而当蒋馥章后去上重厂技校任教后,由于他的认真教学,桃李满天下,以至被评为机电一局优秀教育工作者;并先后获得上海市总工会、以及国家机械部授予的“三十年教龄”荣誉证书。

近读《在上重厂的艰难岁月》,总会不时去地翻阅《我们人民厂》,两书内容丰满翔实,不乏有同工异曲之妙:如读《我们人民厂》的“星夜追火车”,以及《人民厂加入宝钢集团二三事文》,在感受人民厂职工为厂的生存发展、所作的努力同时,又不无联想上重厂的一些人,为上重厂的兴旺发展、所作出的贡献。两书都让人沉浸其中,读出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88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