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我的那帮锻工朋友-- 谭云松  

2015-03-26 10:1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那帮锻工朋友-- 谭云松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我的那帮锻工朋友

一踏进西坑就被那锻锤汔吭、汔吭的沉闷声响所震撼了,我们工具科的锻工车间就坐落在这里,他们人数不多,也就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可个顶个的都是英雄好汉,别看那里占地面积不大可却是藏龙卧虎之地。锻工班单是高中生就占了一大半,唐雪骑、陈军、毛小兵、王振良、倪荣德、钦水荣、李海兴、方志烈、吴国柱等等,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差一点就踏进大学的门了。我真佩服我厂的招工人员,真具有伯乐的眼光。

打铁全靠自身硬,多年的工作也锤炼了人。他们中有人民厂的开山元老:吴奇文锻工技师,从中也走出了我们的领导夏长兴、张金发、唐雪骑,厂工会我们也将占了半壁江山,先后从他们那里抽调了陈军、王振良、张劳动等多才多艺的优秀人才,再举说两个锻工出身的领导大家一定非常熟悉,倪荣德、毛小兵他们为了培育出更多的人才只身投入到了我厂的教育事业教书育人,锻工是个人才辈出的地方。小阿三吴炳昌子承父业也干起了锻工,工作时父子两人一起上,正应了那句名言:打虎全凭亲兄弟,上阵还靠父子兵。在我们厂像这种一家门在一个厂工作、甚至于在一个车间工作的还真为数不少。

炮弹越造越大,锻件也越来越重,可他们硬是用蚂蚁啃骨头的精神咬紧牙关顶着困难上,从不言败从不退却,在打民品产品轧辊时单一根坯料就有几百斤重,两头还要打出小肩胛,形状复杂、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这种生活被大家认为是“难触鸡”的生活,全班人马一齐上,抬的抬、扛的扛这才叫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但人手紧缺,这样挡扫帚的人就没有了,往往靠前撑钳的师傅两只手都烫出了黄豆大的水泡,痛的直往心里钻,但又不能撒手只有咬紧牙坚持到底,生活做完忙不迭地脱下手套一看,豆大的水泡转眼就变成了一串串葡萄了,难怪有人说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

他们为人直爽、吃苦耐劳、心直口快一根肚肠通到底,有时会为一句话、一件事拨起喉咙争得面红耳赤,傍人还以为他们在吵相骂,可事后大家都没往心里去,一如既往称兄道弟,尤其是当站在锻锤前面对着火红的工件他们团结得就像一个人一样,一门心思想的是乘热打铁才能成功。

每天上班由班长沙雨梅布置一下当天的工作,接下来就是一起去拉煤,铲的铲、推的推,拉的拉,斗大的小车四周围满了人,就像一群蚂蚁一样,谁也不甘心落后,小车子推得飞快。炉子里先烧上几块烧饭铁,将几块与饭盒子大小相仿的铁块放入炉中,烧红后取出,大家将带来的米用饭盒子一淘放上水往烧饭铁上一坐就为烧饭了,烧菜也是这样,就等坐享其成。有时会有油汤水溢出淌在烧饭铁上必会引起一团冲天的火光。我带的菜油水不足,有汤水溢出时却只听滋滋声响从也未见有火光,每到这时张劳动总要笑我说你是消防队派来的,来灭火来了,你看阿拉的菜油水不要太足噢。这也是实话,这么繁重的体力劳动不靠油水是撑不牢的。

在工件加热的过程中,有人抓紧空档打牌,打得最多的是大怪路子,有的在边上补补工作衣,因为他们的工作衣是从来不带回去的,太脏了,车间里有的是热水,洗洗涮涮也挺方便,破了的地方就自己补,别看他们五大三粗的可做起针线活来也是象模象样的。有的就到五七菜地里去转转,看看菜势长得那能了。

等到班长一声令下大家纷纷放下手里的事,急速披挂上阵,我名义上说帮忙充其量也只能挡挡扫帚,减轻一点工件的热幅射。刚开始挡扫帚也挡不好,老听他们拨起喉咙喊,往左一点,靠后一点。不一会扫帚就被烤得冒起了青烟,赶忙换一把再调一个角度,要不然就烧起来了,即便这样一天下来也不知要烤坏多少扫帚,唯一感到欣慰的是他们手上的泡少了。几天下来难得得到了他们的一句称赞,你挡扫帚也挡出水平来了,这挡扫帚能有水平吗,这不是在笑话我吗。

下班了也是他们最快活的时候,工作衣一脱、一扔,往浴池里一跳,朴通朴通,一个个就像下水饺一样,往下一坐那齐腰深的水一下子就没到了脖子,充分享受这土桑拿浴带来的乐趣,舒筋活血减轻一天的疲劳,我嘴里情不自尽地冒出了电影中的精典台词:“索咖”。大家都笑了,又漫无边际天南海北地吹开了。

在我厂找米下锅的时候,沙雨梅、姚福忠、陈德龙,他们都是土炉灶出身,他们充分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打个锄头、铁搭,菜刀、火钳之类尤为拿手,他们打造的产品也是供不应求,深得大家的喜爱。

打轧辊时有一道工序叫咬印,只见黄海明师傅一手操作锻锤一手拿根洋元往轧辊上一放,在其他师傅的配合下,一圈兜下来头尾相接,确到好处,然后大家再根据这印记在轧辊的两端打出小头,这样一根轧辊坏料就完成了。黄海明师傅鼓励我说要不你也试试,其他师傅也在一旁纵勇。几天下来也看得我心中痒痒的,这么简单的活会不会干,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试就试,一个圈子下来头尾相差甚远,他们还鼓励我说不要紧还有一头再试一下,我鼓足勇气斗胆再试一下,仍然外甥打灯笼照旧,这下我戆脱了。看似简单的活其实不然,各行都有各行的门道,这就叫隔行如隔山,这三年罗卜干饭不是白吃的。

帮了几天忙,他们那种豪爽的性格、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中。认得伊拉算我路道粗,真心期待4.25我们再相见,再叙往日的友情。

工具科  谭云松          2015-3-23


  评论这张
 
阅读(922)| 评论(7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