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早 春--潘修范  

2015-03-20 08:0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  春--潘修范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按:昨天,318日,接李文英短信,说华南萍前几天遽然去世,心中顿觉沉痛、哀伤。华南萍是我在总装车间时的老同事,同在六号沟多年,比较熟悉。她是上海南洋中学66届高中生,进人民厂后在总装车间药包组工作,工作认真,做人正直,对人和蔼,说话和气,在大家心目中一直是很正面的优秀青年工人形象,我们都叫她“司令”。回上海后,曾经在路上相遇,已不再年轻的她说在黄陂南路一单位工作“发挥余热”,言谈中还比较称心遂愿。又多年过去了,本想下个月可以老同事再聚会,不料,与“司令”再没有“再”字了。

我因患眼疾,遵医嘱目前不能多看多写,遂翻检出三年前在同样的心境下所写的短文《早春》,以悼念四连的战友——华南萍。

                                            

早 春

潘修范


       二月江南,谈论春天为时尚早,尽管节气交过“立春”,气温却与“大寒”不差多少。“春姑娘”已否悄悄走来?粗心的人儿看不到,更别说感觉了。你看看,眼前的树仍灰蒙蒙,枝丫光秃,不具美感。更恼人的是,“雨水”未到,无端的江南雨却已粘粘连连,总不让人爽。茫茫田野,除了一二行人顶着斜风细雨匆匆而过,再无声息。

  今年“元宵”以来天气总不好。昨天,一条短信更叫我大骇:“刘同学因患肺癌日前在美国病逝。”意外!哀痛!她是我们格致中学1967届初二(3)班50位同学中第一个永远离开我们的,应该60岁不到吧?对一贯乐观的我来说,原本还很遥远的那与上帝报到的时日竟一下子拉得如此近来……

  心绪大坏的我在野外的青霭里漫无目的地踟蹰,忽忽若有所思。春雨时断时续、淅淅沥沥。想起同学少年那一桩桩小事,嘻嘻哈哈的欢笑声犹在耳边,而再难拾起的那段岁月,倒可能还有懵懂未解的疙瘩多少遗存。但是,现在都了了。我们“老三届”经历太多东西,而太多的东西从没以嬉笑之态对待过,更无穿越之心虚无之。我们都认真倾听过师长授课,认真做过并不感觉枯燥的功课,虽揣着“革命事业接班人”的理想,却横遭十年浩劫再无书可读。我们都踏踏实实工作着,哪怕并非如小说般的美丽,却坚守到退休或即将退休。我们都恪守“认认真真做事,规规矩矩做人”传统立足社会,弱势但不弱智地投身改革开放,即便今日两手空空雄心不再。所以,有同学感慨道:“春天来了,我们却老了。”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我在绵绵细雨中,任思绪纷飞。

  同学间有件事我从未提及。在那并不光荣却荒诞的年代,上地理课一向风趣的范老师有一回上课不知是讲大跃进改天换地还是讲铁道兵穿山架桥,偶然发挥了一句:“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次日他特地来班上修正:“昨天说错了,其实禀性也能改的,例如新社会改造末代皇帝溥仪。”之后又来更正:“禀性还是难移,阶级敌人人还在心不死。” 再三再四再难圆说的范老师之后只能坦言相告:“我觉悟太低,不配当老师。”当然,课是没法上了,于是我们的地理课也永远地成为了“最后的一课”。发生那件事后,范老师像换了个人,话奇少,表情也奇少。1966年的校园像沸腾的一锅什么东西:墙上贴满大字报,喇叭整天大喧嚣,口号与谎言齐飞,袖章共旌旗一色……一天傍晚,我又见到范老师,瘦了一圈几乎脱形的他在校园一角抽烟。我习惯叫声:“范老师好!”他眼光闪了一下,随即黯然如暮霭: “谢谢你!” 之后,期期艾艾说道:“同学,这所有的一切,还有我们,百年后都会没有的。”话语轻轻,但字字敲击着我。

  “百年后、百年后”,对当年十七岁的我来说,遥远若虚无。今天,范老师的这成谶一语忽如“惊蛰”掠地,催人惊醒。斯蒂芬·茨威格写《拿破仑的一分钟》,开篇起首:“命运总是迎着强有力的人物和不可一世者走去。”相反,平头百姓则凭着“运命”把握自己,把握几何幸运几何。别人不把你当回事,你得把自己当回事。也许,哪一天哪版本的“命运交响曲”恰恰需要某个“运命”音符也未可知。至此,心里略略释然。

  雨,渐渐收住。天,渐渐开眼。早春,我最喜韩愈诗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惯常给人深沉印象的韩老夫子倒是观察细致入微,描摹清新自然。人们爱说“春姑娘”,我说二月的她最接地气,气息单纯;虽无“红杏枝头春意闹”般的浓艳、热烈,但雨后的林子已然精神。移步探前,石楠盈盈绽露红芽,樱树枝丫冒出鲜嫩骨朵,着实可爱。天地滋润,万物苏醒。看田野上,忽而腾起一二鸟雀,“布谷布谷”鸣放几声,初现生机。不管怎样,早春总让人有了些许希冀;毕竟,“春天的故事”由此展开。

  于是,我断定这雨便是春雨,料峭的风已然春风拂面,我们一代也命属“早春”。

  评论这张
 
阅读(911)|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