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我心也在深山--彭瑞高  

2014-10-09 20:06:26|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心也在深山--彭瑞高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编者按:

    彭瑞高先生是中国作协会员,上海作协理事,国家一级作家,其作品众多,有:长篇小说《中锋之死》、《球场上的流星》、《女儿们的追求》、《贼船》等,散文随笔集《世纪末留言》、《徘徊城乡间》、《歪竹子节多》等。《本乡有案》获1998年上海市中长篇小说大奖。近年又著有《逃匿者》、《高手》等中篇小说和《东方大港》、《雪从1970下起》等长篇小说;在上海报刊辟有“牛车细语”、“乡野行踪”、“远开一点”、“老彭侃车”等专栏。他也是沈国兴、冯裕高的校友,对人民厂一向十分关注。趁此人民厂50周年厂庆之际,我们特约彭瑞高先生为“人民厂征文”撰稿,他欣然答应,并利用国庆假期写下饱含深情的《我心也在深山》一文。特在此刊发,以飨读者。

 

 

我心也在深山

彭瑞高

 

如果没有潘修范先生的引领,那么我与人民厂征文,恐怕就失之交臂了。

潘先生是我芳邻。他们一家人都是我家好朋友。这段时间,我知道潘先生正在忙一本书,这本书是回忆人民厂的。我知道这本书对潘先生、对潘先生一家以及对所有在那里生活过的人的重要性。书里有些篇章,我早就读过。我为这些文章深深地感动。读着这些文章,那深山里一片神秘的厂房,在我心里一次又一次地生动起来。

说来有缘,早在40多年前,我就向往过那一片深山。

因为我有两个好友,在那深山里工作。他们有很好的家庭出身,因而得到了“去保密厂工作”的荣耀;同窗多年,临别时我只能用羡慕的眼光目送他们远去。

两位好友,一位叫沈国兴。

沈国兴高三时,我高二。我跟他同在虹桥中学读书,我们还在一个校队里踢足球。他踢左前锋,我踢左后卫。我们都用左脚踢球。他踢得比我好。因为同在左翼,我常把球传给他,而他左脚射门极准,是我队的主要得分手。因为精瘦,同伴们叫他“尖头”,这个“尖头”当然还有足球场上“尖峰”的意思。跟他一道突前的中锋,名叫金洪福(后为海军军官),绰号“歪头”。“ 歪头”和“尖头”,是我校足球场上最明亮的双子星座。

沈国兴还是我校的长跑冠军。他在跑道上很拼命。大冬天的,对手们都穿着绒衣绒裤,就他一个人穿背心短裤,几乎赤膊上阵。他身轻如燕,甩开两条细腿,像奔跃在草地上的羚羊。我直到现在还记得他在全体同学欢呼声中冲向胜利的场面。他一边顶着寒风飞奔,一边转过头去擤鼻清水,那鼻清水长长的,像一条丝线,擤不掉、甩不断,跟着他一道飘向终点……

沈国兴还是我校的书法家。他的书法是在文革初期的大字报潮中突然冒尖的。我是高二年级的书法尖子,他是高三年级的书法尖子,我们对欧阳询、柳公权、颜真卿等大家的作品,多有交流体会。沈国兴最后选定的,是苏轼的楷书字帖《醉翁亭记》。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字体之一。

沈国兴还擅长修鞋。他能用一块猪皮,把一只旧鞋的头部整整齐齐地包起来,然后一针一线缝成一双新鞋。校队同伴的球鞋踢坏了,都叫他修。我也请他修过一双田径鞋。

沈国兴过世的消息,是潘先生告诉我的。我真的无法相信这个年轻的前锋,这个长跑冠军,这个书法好手,这个修鞋匠,这个我最喜欢的同学,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每次想起足球场上那个飞奔的身影,我都感到心痛!

还有一位在人民厂工作的朋友,叫冯裕高。

我跟冯裕高住过上下铺。天冷时,我们还睡过一个被窝。作为住读生,我有许多生活本领,都是冯裕高教我的。譬如,大冬天两人睡一个被窝,中间漏空,两人的肩头半夜会着凉,怎样才能防止着凉呢?冯裕高教我:把一件毛衣塞在两人肩胛中间,这样就能一夜温暖到天明。还有,如果棉袄沾上灰尘,该怎么办?冯裕高教我,可以像戴围兜那样,棉袄纽扣向后,两手向前伸进棉袄衣袖,两臂用力对拍,这样就可以把灰尘拍得干干净净。这些小本领,已成为我的生活习惯,一辈子受用不尽。

冯裕高跟沈国兴同届,也比我高一级。突出的一点是,冯裕高做人,要比我成熟得多。有一次,当我知道某同学在背后议论我,而这人又跟冯裕高关系很好时,我就私下向冯打听:“某某说了我一些什么?”我的想法是,冯跟我这么好,肯定会告诉我一些情况。没想到,冯严肃地看着我,冷冷地回答:“你不要问我。这种事我绝对不会告诉你。”

当时我们都只有十几岁。这是我人生中最早、印象最深、得益也最大的一次冷遇。冯本人也许已忘却,但他决不会想到,他这种严正的处世态度,让我记忆了一辈子。我后来的处世原则之一——“决不背后传话”——就是冯教我的。

冯裕高的成熟,很早就达到了超乎年龄的高度。那不是一般的“早熟”,而是有着一种不为人知的基因。他到人民厂后,我们保持着长达数年的通信联系。有一次,我在信封上把他的名字写成“冯羽高”,并在信里得意地说:“裕”字太俗,而这“羽”字,轻灵高雅,带着文人气息;我还说,“冯”古通“凭”,凭借轻羽而飞高,这一字之改,将使你拥有一个富于诗意的名字!

可冯裕高的回信使我大失所望。他写道:“以后你不要再写‘冯羽高’这个名字了。这个名字太小资产阶级化,对我很不合适。”简简单单一句话,显示的却是铁一般的冷静与力量,烘托出他所在地极为严峻的政治氛围。接信后,我久久无语。

冯裕高老家在诸翟镇。他父亲曾多次到宿舍看我们,我还常常吃到他母亲做的家常饭。他的妻子小毛,是一个美丽贤惠的姑娘。在去人民厂之前,冯裕高一直在上海重型机器厂实习。我当时正在20里外的农村插队。我常常骑着车,去上重厂蹭饭、洗澡、睡觉。1973年春节,我去江西姐姐家探亲,冯裕高闻讯专门从九江赶来,我们像兄弟一样,夜间又睡到一个铺上,两人肩胛中间,又塞上了一件毛衣……

冯裕高是我这辈子通信时间最长的朋友。多少年了,我依然背得出这个“保密厂”的地址:江西省九江市瑞昌县825信箱601分箱。

后来,“信箱”似乎说得少了,9333厂说得多了;又后来,9333厂说得少了,“人民厂”说得多了。

但不论称呼怎么变化,那一片深山,总镶嵌在我的心里。我一次也没去过那里,但奇怪的是,那里的一草一木,在我看来总是那么鲜亮。

 

              2014年国庆长假


我心也在深山--彭瑞高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前排左起:沈国兴、廖学贤、杨洪生、刘宪庭、陈侃;

 后排左起:陈实、陆  勇、朱济民、杨金宝、欧阳建华、陈惠光、郭回春;

 

 

 

 

 

  评论这张
 
阅读(1269)|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