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对人民厂,我要说的--滕肖澜  

2014-09-26 18:27:12|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人民厂,我要说的--滕肖澜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在京颁奖

     新民晚报北京9月24日电(驻京记者 于明山):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昨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颁奖仪式。此次鲁奖,共7个门类的34部作品获奖,35位获奖者全部到场领奖。上海3位作家——评论家滕肖澜、程德培、张新颖获此殊荣,这在全国各省市中名列前茅。

昨晚的颁奖典礼十分喜庆,也有歌舞表演,但印象深刻的还是获奖者的获奖感言。格非、徐则臣、黄传会、大解、刘亮程、孟繁华、赵振江代表获奖作家发表获奖感言,从不同角度分享了各自对社会、人生和文学的感悟。

中篇小说奖是鲁奖中分量较重的奖项,格非、王跃文、滕肖澜等获奖作家在台下第一排就座。格非在代表中篇小说奖发表获奖感言时说:“这个奖不仅是对作家作品的褒奖,也是对其所从事工作的肯定和认同。从根本上来说,文学就是一项寻求认同的事业,作家不仅向现代的读者寻求认同,也向未来的读者寻求认同。当然,作家们也与文学史上伟大的作家所确立的文学传统进行对话,与李白、杜甫、曹雪芹为代表的古代文学传统,以鲁迅为代表的近现代文学传统,作家们希望与这两个伟大的文学传统对话。”

上海文学界这次在鲁迅文学奖上获得丰收,昨晚滕肖澜、程德培、张新颖上台领奖,收获了荣誉和掌声。

 

 

    编者按:之前,我们曾刊发人民厂职工滕振国、董久兰夫妇的女儿滕肖澜写作的情况、获奖的消息和他们一家对人民厂建厂五十周年活动的赞助。我们也转载了滕肖澜的获奖小说《美丽的日子》以及有关评论。今天,我们收到了滕肖澜参与“我们人民厂”征文专稿——《对人民厂,我要说的》。即刻发表,以飨读者。


 

对人民厂,我要说的

 

                                                  滕肖澜

 

一直听父母提起“人民厂”——这个刻着岁月年轮的字眼,泛着老照片那样澄黄的光芒,于我既熟悉又陌生。她的模样,我几乎想不起来。所有关于她的印象,都来自我父母的描述,直接或是间接。那是个“小上海”,虽然远在江西,却以上海人居多。尽管可以想见境遇会是多么的艰苦,但苦中作乐,自有一番别样的情致在里头。人民厂,承载着我父母一辈的青春与梦想。尽管,在那样的岁月里,“青春”和“梦想”听着多少有些令人怅然。

我是在上海外婆家长大的。父母一年只能回沪一次,甚至更少。我以“借读生”的身份在上海生活着。“爸爸”、“妈妈”是个奢侈的字眼,这种感觉在我结婚生子以后重新回想,是真正的后怕,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过来的。其实孩提时代都是没心没肺的,所有的痛楚都不过夜,当时再怎么难受,过一阵也就罢了。像不粘锅。真正痛的是我父母。望着站在码头上的幼女,距离一点点拉远,放不下也要放,舍不得也要舍,看不到眼下,也望不到将来,可以想见那种蚀骨的绝望与悲怆。就像拿未洗净的锅煎鱼,只几下便粘了底,再怎么翻、怎么铲,都是无用。那种沾皮带肉的痛,只有自己当了母亲才能体会。

好在父亲从小便教我看书。在我还未识得几个字的时候,便连猜带蒙地读完了一套简写版的《西游记》。书里是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我父亲替我打开的。喜欢看书、喜欢讲故事,到后来的喜欢写作,我朝着心中的文学梦进发。二十五岁那年,写完中篇小说《梦里的老鼠》,拿给父亲看,父亲说“可以了,试着投稿吧”。——我的处女作便这样问世了。从此,我走上了写作的路。

我要写上海普通百姓的生活。当我见证了我父母那一辈人的悲欢离合,感叹人生的不由己,便对自己说,——我要努力写出周遭普通百姓的心声,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幸与不幸。也许对于滚滚历史长河来说,他们只是汪洋里的一滴水;但对于他们自己,每一段人生都是烙上独特印记的,再小的一滴水也有灵性,像蕴在眼底的那滴泪,透过它往外看去,世界被凸显得无穷大。从这个角度,再辽阔无际的天与地,也只是我们眼中的一个小小定格。

正如我在一篇创作谈后所写:“……我深爱着,我生活的这个城市。这片土地,因为我命运多舛的父辈们,在我眼里便显得尤为珍贵。她像一块宝玉。从小到大,闪烁着令我沉醉的光华。……我要写上海,我要写上海人。我希望能让大家看到一个真实的、完整的,经得起推敲的上海。她不是许多人想像中的那么浮华、遍地黄金,但也绝不是只有亭子间和小弄堂;她或许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毫无疑问,她是真诚的、温暖的;掀开她表面那层饴纸,底下是细致入微的肌理,五味杂陈的口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因为谨慎、自律,许多时候小心得过了头,但绝不是那种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冷漠,更不是那个被笑话了几十年的有些猥琐的小男人形象。相反的,她是那么的勤恳、宽厚和艰忍。……”

“上海”这块宝玉,对我父母来说,曾经是求而不得,如今失而复得。人民厂的许多叔伯阿姨也都如愿回到了上海。少小离家老大回。我感受着父母辈的欣喜与嗟叹。人的一生,从前往后看,似是怎么也望不到头;从后往前看,却是狂风吹起的书页,倏忽一下,便纷纷杂杂地翻了过去。

所以,只能感恩与惜福。忘却不幸最好的办法,就是努力让自己过得更好。我真心希望我一生坎坷的父母能过得更好。有一句话这么说道:“世上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我长大,您未老;我有能力报答,您仍然健康……… ”

——所幸,我好像真的有这个运气。

感谢人民厂,感谢与我父母同甘共苦的叔伯阿姨们,让我有机会说这番话。祝愿大家健康、如意。


  评论这张
 
阅读(1237)|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