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不 容 易-《美丽的日子》读后感--潘修范  

2014-09-03 17:04:24|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 容 易-《美丽的日子》读后感--潘修范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不 容 易-《美丽的日子》读后感--潘修范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编者按:滕肖澜是我们人民厂滕振国、董久兰夫妇的女儿,现在是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作家。2014年8月11日,“中国第六届鲁迅文学奖”颁布,滕肖澜《美丽的日子》获得中篇小说奖,且是上海唯一获奖的小说作品。
周斌、金慧琴说:8月18日收到滕肖澜代表全家(滕振国、董久兰夫妇和两女儿滕肖澜、滕其冀)为人民厂纪念活动捐款3000元;并祝愿50周年厂庆筹备顺利。赶巧,潘修范也写了一篇《不容易——〈美丽的日子〉读后感》,现一并刊发。

 

 

不 容 易-《美丽的日子》读后感--潘修范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读《美丽的日子》,平心而论,我有点担心。你想,在毫不出奇的题目下,写的是城市平民生活,此类题材已杜绝传奇性出现的可能,而外来媳妇本地婆“斗法”的故事,在小说、电视剧中早已司空见惯,它能否引起读者的注意都是个未知数。

不过,小说开篇还是吸引了我:“吃饭时,卫老太发现,姚虹的手搭在卫兴国的大腿上。”平平实实一句话预示一场风波的来临,只但愿不是杯水微澜。

在《美丽的日子》里,我们随着卫老太“一眼便看穿”的眼光进入了寻常百姓家。卫老太的儿子卫兴国患小儿麻痹症,腿有残疾,人似老实木讷,找对象难。姚虹是江西上饶女子,虽说上海、上饶一字之差,在一心想进大上海的她眼里却天差地别。双方互有需求,理应般配。但因为婆婆能干,啥事也经历过;媳妇心劲足有想头,彼此都会耍点小聪明,小小一方天地注定不太平了。只是,螺蛳壳道场小了些,至此的故事仍在读者所能设想的框架内。我之所以读下去,其实是想看看作者能否不落窠臼,折支杨柳也翻新?

滕肖澜曾自述写上海现实小人物的初衷:“也许在许多人的眼里,上海是烂漫多姿的,像颗夜明珠,美艳不可方物。而在我看来,上海只不过是个过日子的地方,很实实在在的地方。绝非五彩斑斓,而是再单调不过的颜色。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柴米油盐,鸡鸡狗狗……真正的上海人的日子,只有身在其中,才能体会到上海人的不易与艰苦……”作为生于兹长于兹的我自然理解作者的选择和判断。然而,光靠“柴米油盐,鸡鸡狗狗”就能铺陈出精彩的小说?就能揭示生活不易之真谛?危险。

世界上的事讲究一个“险中求胜”。我们看到作者的功力在看似平淡的故事里得心应手地“秀”起了波澜。卫老太怕老实儿子吃亏,怕外来媳妇不可靠,再三再四地考验。姚虹则想方设法要跨进卫家门,尽管这是个等待拆迁的老式房子,她临时住的是“拿板隔出的一块豆腐干大的地方”,“放个三尺的小床,连走路都累。”在私心里急于攀认的未来婆婆面前,姚虹故作低眉顺眼状,常用余光打量周围的一切。周围又怎样?在作者流畅通晓的笔下,上海人早已熟稔的生活一一呈现:姚虹抢着烧菜讨好。江西人吃口重,她怕卫老太嫌咸辣,矫枉过正,“做的头一顿饭像是直接从水里捞起来的,端上来时还说,姆妈,上海人吃得这么淡,怪不得皮肤好,水灵灵的。”马屁拍到马脚上,卫老太没好气:“家里又没人得腰子病”。于是第二顿,正宗的江西菜就上桌了,辣得母子俩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老太便亲自下厨示范,故意烧两道菜:水芹肉丝、香煎小黄鱼,“像新学期给学生上的第一堂思想教育课,把主旨提到一个高度。上海人过日子的意思,精致的简朴,絮叨的讲究——全在里面了。”

不过,定神后的姚虹也不吃素,一旦进了卫家门,戏码已由不得你卫老太独自排了。揣摩这三个人的心理,作者丝丝入扣、入情入理:卫老太几十年经营这个家容易吗?其命脉岂能轻易被他人捏住?“我家庙小,这尊佛太厉害,留不住。”甩出个把狠话也正常。卫兴国一瘸一拐,他的人生路走得容易吗?急于“讨娘子”也在情理之中,最后的他不也会“使诈”,不也“豪情万丈”?姚虹更舍弃了许多,扭曲了许多,她瞒天过海也迫不得已。不就这么点小算计,虽上不得台面,也该“理解万岁”吧?你我他不就是“求生存,图发展”么?不屈不挠,摊开来都是硬道理。于是,故事如潮,一波赶一波:真假怀孕、静坐示威、跪求抚恤金、拆迁施压等等,波澜不大,也够折腾,不仅外来媳妇折腾得让人意外,即便历经市面的卫老太也直叫人看不懂。

读到最后,我甚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美丽的日子》若无小说结尾那陡然甩出的“豹尾”翻出水面,不定还真难以获得鲁迅文学奖评委们的青睐呢!至于什么“豹尾”,我也卖个关子,还请读者自己翻书。我只认准一条,小说的高度不靠硬劲提升,得靠人物、故事的言行、走向水到渠成。毫无疑问,滕肖澜将卫家的“日子”已自自然然地汇入今日上海人生活的主流,并给人以新的启示。

小说《美丽的日子》圆满了,接下来的“日子”也由读者见仁见智去延续。只是人们“不禁要问”:卫家的日子“美丽”了吗?作者写道:“日子是打着圈过的。卫老太拿自己的心,去比照她的心……都是不容易呢。为了这个‘不容易’,卫老太牵起了她的手,放到自己手心。”这一刻,我喉头哽咽。大家活的都不容易,在“不容易”中他(她)们每天磕磕碰碰“过日子”,却依然,憧憬着“美丽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842)|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