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高压容器吊装记--谭云松  

2014-08-23 17:56:03|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压容器吊装记--谭云松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说他小确实毫不起眼,连个绰号都要带个小字,说他工作平凡,还真难记住他有什么丰功伟绩能让你念念不忘。就是这么一位平常的小人物和他的伙伴们在二区的建设中作出了不平凡的贡献。我要说的这个人大名很难让人记住,但我要说他叫小三子恐怕就没有人不知道了。小三子大名叫邢利发,他为人耿直说话喜欢弄堂里扛木头直来直去。有人认为他说话太冲难以接受,我到认为他为人直爽一根肚肠通到底好相处,所以我们也谈得来。

说到小三子就不得不提那部五吨头的叉车,他爱他的叉车也爱打点那部叉车,叉车被他注入了无限的活力,他极尽了想像空间,车子就像癞痢头掉下了江浪打的花头,用场越来越大。先天的叉车有着一对大叉子,有机床要搬运,它将两只叉子往机床腰眼里一戳,头一昂抬起就走相当方便。在两个叉子上装块平板则又成了升降车,电工如要高空作业站在这个平台上既方便又安全。平台上再加个扶梯就成了专门用于高空作业的云梯车,碰到停电行车工困在半空前不把村后不着店,只要叫声小三子,他便会开着他的云梯车将你安全地接下来。车子前面装了个大型奋箕就又变成了翻斗车,一到外面有什么工程,翻斗里装满了所需的工具(氧气、乙炔、电焊机、三角架、葫芦、起道机、大榔头小锤子等等)急赴现场,连得车间大扫除都要用到它,它装得多跑得快,省时省力。如是碰到有紧急抢修任务,斗里装满了工具,车上爬满了人,有站着的有蹲着的还有吊着的,前呼后拥不见车子只见人浩浩荡荡叠着罗汉就开出来了,到像一部急赴前线的运兵车。即便这样,他还意犹未尽别出心栽又在车子前面装了个吊杆,摇身一变又成了部吊车,别小看这部土吊车它在修理480吨水压机时可派上大用场了。480吨水压机缸体要解体,车间里一部5吨行车根本担当不起这个重任,只好请它帮忙一人抬一头齐心协力抬出来。车子后面还常备有一根钢丝绳,碰到有抛锚的车或者拉个什么东西它一拖就走力大无穷。一部简单的叉车富有了如此众多的功能,也真亏他们想得出做得到,物尽其用已经到了极限,叉车简直成了车中之王,成了车子中的变型金刚了。

高压容器吊装记--谭云松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小三子是干起重的,有人说他没有师傅,小三子干起重是没有正而八经地拜过师,可他却是正宗的出身在起重工的家庭,他父亲就是干起重这一行的,这样一说他还真有那么一点遗传因子。他是爱民厂职工子弟,爱民厂的包建厂是锅炉厂,锅炉厂里起重工都是腿上绑大锣走到那响到那的。所以每次回爱民厂探亲他总也不忘跟他们讨教几招。他父亲一个朋友看他对起重如此痴迷,就将心爱的两本有关起重的书籍赠送给了他,小三子如获至宝,爱不释手,一下子就扎了进去。所以在此尊重声明,小三子的起重是师出名门深得家传,再加上他天资聪明,胆子又大敢于实践所以进步很快,也就应了那句歌词叫: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原来厂里的起重班兵强马壮,实力雄厚,可到了二区建设时就只剩下他一个光杆司令了。这位光杆司令虽然没有正儿八经地拜过师傅,可他却成了何志坚、董文平、古今明三个人的师傅,为的是传帮带,好使人民厂起重行业后继有人。

为了迎合氧气瓶和管接头生产的需要,厂部决定要在冲压车间再装3只高压气罐,请南昌安装队单吊装费就要四万多,工厂资金也确实困难用钱的地方也多,还是节约一点吧。自力更生将三只容器树起来,这个任务就落到了小三子身上了。他做事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也没考虑到那么多后果,吊就吊嘛又不是从来没有干过,以前是跟在人家后面干,现在要带着别人干是有些不一样,有人说他口气比力气大。他到要争口气让你们看看是力气大还是口气大。话是这么说,他也不敢大意毕竟全厂职工都在看着你小三子呢。没有退路只得背水一战。

他早早地到冲压车间水泵房查看了地型地物,卷扬机装在何处,把杆如何树立,浪风又生在何处,操作人员分别站在什么位置、如何分工等等他都有了初步打算,就像要打一场大战役,一点不敢掉以轻心。他召来了那帮小兄弟,将情况跟大家一说,大家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要争这口气。现在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为此他们又反复地商量了一些细节,尽量将方案考虑得更详尽一点,尽量将措施考虑得更周到一点,最后形成了一句话,三子你大胆地指挥我们都听你的。听了大家的表态小三子有点忘乎所以神抖抖了。

吊装的那天早上我也早早地来到了冲压车间水泵房,小三子跟工人师傅们早就到了,厂领导也早早地到了现场,周围围观的人也不少,前两天他们的准备工作也做得相当充分,两台卷扬机静卧在车间的两只角上,人字把杆早就高高树起来了,像即将远航的帆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四面拉起的浪风像一个巨大的竖琴,静静地等待着三子和他的朋友们来表演一番。三子此时是最忙的了,一改平时嘻嘻哈哈的笑脸、“失踏喜喜”的腔调,一面孔的严肃,手里拿着一面小红旗嘴里叼着一个哨子,我说他像船长可他偏要说他是船老大,小三子被叫得多了难得有机会当一回老大,老大就老大吧反正意思是一样的。他反复检查了浪风与车间立柱的结合情况,不时地用脚踩一踩,听听那崩崩作响的声音,又将卷扬机的钢丝绳反复查了一遍,他的朋友们个个严阵以待全神注视着三子的一举一动,一丝不敢怠慢,不要看他们平常喜欢开个玩笑打打闹闹,到了这关键时刻他们都一本正经起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严肃过。三子环顾一下四周看看准备的都差不多了,他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小红旗一声短促的哨音响过之后,两台卷扬机同时开动了起来,钢丝绳也随之越崩越紧,不时传来咔、咔、咔的声响,人们的心也与那慢慢收紧的钢丝绳一起越收越紧,不敢发出一点声音。钢丝绳提着高压容器的两只耳朵(此处是用卸卡联接的,一种专用的吊装工具)渐渐地离开了地面,并延着地面慢慢朝前滑动,绑在根部的钢丝绳缓慢地松、慢慢地松。瞿一声哨音响过,卷扬机顿时停止了动作,四周一片寂静,大家都在看三子要出什么新招,其实只是虚晃一枪三子要检查一下吊装的同步情况和受力情况。他四处走了一圈,用手中的旗杆敲了敲钢丝绳,聍听钢丝绳发出琴弦般的声响他知道都吃劲了,一切正常。这还是刚刚起步,接下来难度将更大,随着吊装高度的增加,受力也将增加,危险系数也将加大,两台卷扬机的配合更要默契。他走到爱徒面前交待了一下,折转身又来到了现场中央,慢慢举起手中的红旗,哨音一声长响,卷扬机又从新发出了低声的轰鸣,高压容器随着哨音和手中挥舞的红旗越升越高,根部也在逐渐朝前慢慢移动,好,有45度了,好,成60度了,吊钩在缓慢的上升,大家的心也慢慢地被提了起来,小三子你大有作为啊。就在我心中暗暗为他叫好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只听格顿一声,容器的头部朝下一沉,接着把杆也摇了一摇、弹了一弹、浪风也晃了起来。停,一阵急促的哨音响过之后万籁无声,说得毫不夸张我好像听到了小三子急促的呼吸和砰砰的心跳。三子故作镇静,环顾了一下四周,我知道他心里也在冒着冷汗。指挥员关键的时候要沉得住气,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胆大心细遇事不慌。他的目光慢慢盯在了容器的两只耳朵上,原来问题就出在其中的一只耳朵,吊装前这里疏忽了没有细看,两只耳朵的卸卡一只是树着的一只是耷拉着的,等到提升到了一定的高度,受了力,耷拉着的耳朵也被拎树起来了,因为容器太重了,所以这一微小的变动引起了这么大的动静。真是癞哈蟆跳到脚面上东西不大人到吓得不轻,还好,真是有惊无险。问题找到了,他不敢掉以轻心重新将所有的缆绳又检查了一遍,自认为万无一失这才又挥舞着手中的红旗吹响了继续前进的哨音。容器越来越高慢慢地站了起来,根部也逐渐沉到了地坑之中。好,慢,荡了嗨,不要动,将下面的地脚螺丝孔对准着,三子几乎是在吼叫着,听语气知道离胜利不远了。慢慢下,下,下,容器终于稳稳地坐在基础上了,这时大家才都松了一口气,小三子早已是满头大汗,是急出来的汗还是吓出来的汗只有他自己晓得了。有了第一个吊装的经验,接下来两个就好办多了,三子越干越有劲、越干越顺手好像撑起了顺风旗,这人来风又来了,在他的指挥下三只容器从容不迫地先后安装就位了,此时全场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最高兴的当然要算小三子了,这次他做了一回真正的老大,我心里也不由得暗暗为他喝彩,小三子乖乖弄得动,你和你的朋友用最原始的工具、用你们的智慧、用你们的汗水为人民厂一下子就节约了四万多元的安装费。了不起,了不起啊。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作为一个门外汉要写圈内的故事确实有点勉为其难,为了能真实地反映高压容器的吊装情况我与小三子通了电话。他说只不过是做了一点本职工作而已,但话语中我还是听得出他带有几分自豪。我说,开发二区全厂职工都尽了很大的努力,在短短的时间内将丁家山建设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工厂,这不容易啊。没有功劳我们还有苦劳、没有苦劳我们还有疲劳。经过一番交谈三子终算抖落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他说,我只是看到了明处他们在吊装时风光的一面,他说,在老厂冲压车间洞里拆这三个高压容器那才叫难上加难呢。人员都跑到二区去了,老区停电、缺水,要带上一帮人将这三个庞然大物拆出来难度是可想而知了。既然这么难为何还要承接这个活呢,坏就坏在生产长徐龙根对我实行了激将法,我是被他挑上山的。他说,有一次偶然在浴室碰到徐龙根,徐说,洞里还有三只高压罐没有办法拆出来了,如果起重班有建厂初期那样的实力,这三只罐头早就出来了,现在也没人了,就你三子也是光杆司令一个。三子一听来神了,随口说了一声你也真是门缝里看人将人看扁了,一个人就不能起重了,再说我还有三个徒弟呢(这可不是演西游记噢)还有我的一帮小兄弟,我还就不临门。这满口饭好吃满口话可不好说,话己出口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徐龙根一听有门,紧追一句,这不是开玩笑。三子经不起噱,一听火上来了,不就三只罐头嘛(你当它是易拉罐啊) ,有什么了不起,看我小三子将它们拆出来摆在你面前。常言说请将不如激将,小三子的脾气我是知道的,这一激动就夸下了海口。徐龙根一看目的达到了也就顺水推舟,到底是在起重班混过的,我想你也有这个把握,现在也就只有你了。短短的几句话活生生地将小三子顶在了杠头上,你要不杠头开花还真是在人民厂白混了。

在生产长面前夸下海口,已是泼水难收,他又好面子,常言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回家赶忙请出了两本起重宝典,此时才感到书到用时方嫌少啊,平时少打两圈大怪路子也就用不着现在临时抱佛脚了。就在此时他得到了高人的指点,工程师陈申君听说小三子要挂帅去拆高压容器,他知道难度不是一眼眼,为此帮他出了不少主意。

高压容器有二层楼高、圆台面样粗,壁厚达10公分,单体就有22吨重。三子没有被这庞然大物所吓倒,参照书上所说决定采用八根钢丝绳为一组,每根吃重也就2吨多一点,再结合平时的经验他心中一下子有了底。陈工建议把杆就用冲压车间直径219的高压无缝钢管,8mm壁厚强度完全没有问题,就地取材也方便。有了陈工做坚强后盾,小三子冲在前面胆气就更壮了。他就是用这套土设备与他的小伙伴们艰难地将三个高容器从洞里死拉硬拽地请了出来放在了生产长面前。他和他的那帮兄弟为二区建设默默无闻的工作,用胆气、用智慧、用汗水为二区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小人物也有大作为。请让我们记住小三子的名字叫邢利发,还有他的小兄弟有小三卡、方亮等等、等等。

三子的朋友   阿谭       2014.8.6

  评论这张
 
阅读(698)|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