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访谈录——徐成新  

2014-08-01 17:56:06|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访谈录——徐成新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访谈前记】

徐成新,常用名徐成兴,男,1937年出生,江苏南京人。1955年入伍,1959年退伍集体转入地处上海的南京军区后勤部301厂(7424厂),任汽车修理工。1968年1月调到国营人民机械厂,在供应运输部门历任汽车修理工、班长、排长、副连长、科长,党支部书记,1995年提前退休回上海居住。

口述:徐成新

采访:毛小兵

整理:毛小兵

时间:2014年7月27日

地点:上海市黄浦区徐成新寓所

 

访谈录——徐成新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1967年下半年,已在上海压缩机厂工作的妻子张秀英被重型机器厂招去,准备支内。上重厂支内办公室的方大本、朱明德,在她的履历表上看到我在7424厂工作,知道那是一所军队的汽车大修厂,就极力鼓励我一起去江西。当时我想,两个孩子还很小,我在上海也没有其他亲戚,就一起去吧。就这样,1968年1月,我们就来到了瑞昌张家铺。(张秀英插话:我们住在干打垒土房子里,一共有张林仁、路阿姨,王成、张老师等7户人家。用的是河水,河水倒是清清的。路不好,一下雨就一塌糊涂,房间里还有蛇。因为没有托儿所,我的工作就是在家带孩子。)当时就要过春节,一些人去上海“造反”,都不愿回来,厂里人不多。只看到“欢迎顾永泉工作组-----”这样的大标语。运输队只有三辆车:嘎斯69吉普,一辆小三卡,一辆吊车。厂里运输主要由上海运输公司车队承担,他们驻在瑞昌县城负责人民、新民两家。我做修理,也开小三卡接人;因为吉普车坏了。记得一次去九江接邓嵩生,只见他穿了一件大衣,手里拎着一个皮箱。“就这个车子?”“对,现在有三卡坐已经不错了!”邓二话没说,把皮箱扔在车厢里,就进了车头。一路风尘仆仆,要开两个小时才能到厂。后来还接过第一次到厂的欧阳裕德、陈俊他们。

 

后来厂里实行部队建制,供应运输为七连,连长石焕良,指导员毛德福。下设仓库排、运输排、修理排、下料排。马振华是运输排长,我是修理排长。当时比较懂修理的还有蒋福弟这些人。不久,江西掀起了一股自己造汽车热。军代表陈德和就来问我,人民厂能否造汽车。我说,造不行,买配件来自己装倒可以。于是就请上办龚雨芝采购汽车配件,根据过去汽车大修厂的经验,自己着手装配2吨汽车。一共装了两辆,其中一辆还上了牌照。于是人民厂一下子就在九江出了名。这以后,我被任为副连长,修理排长由黄应官接任。

 

访谈录——徐成新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随着工厂生产发展,职工队伍壮大,对汽车的需求越来越大,运输任务也越来越重。我们一面向上重厂借,一面造计划打报告向上级申请,王长兴、欧阳曾多次奔走。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起去省工办,说是有两部解放牌,但一部只有车头和底盘,问我们要不要。他们俩正在犹豫,我忙说“要要”。因为这正好能去打一部客车。后来用它在上海客车厂装了一部大客车,从此厂班车告别了牵引车时代,职工去九江也免受了颠簸、尘土之苦。与此同时,我们还培养年轻的驾驶员与修理工。人民厂总共培训过三批司机,第一批20人,主要是从18个年轻的装卸工中抽调的,有杜义祥、贾政华他们,还有各车间代培的肖文通、张海华他们以及兵团来的两个女青年吴育红、黄惠兰。由邹根林、陆根兴当教练。

访谈录——徐成新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有了车,有了人,老车库就小了。新车库选在一号沟与二号沟之间,相对开阔的地段。角尺形停车房之间,原来就有一间办公室,我就建议翻建为两层,并加一个小平台当调度室。这样站在二楼平台前,就能一眼望到洋坑口,进出的车辆一览无余。我们又把东西走向的停车房辟为修理间,从各车间调剂来闲置的车床、磨床、钻床以及剖板机、刨板机,创造条件自己搞汽车大修。因为那时汽车大修也要报计划,没列入计划,上海的汽修厂不会承接,江西虽然有大修厂但指标有限。

 

访谈录——徐成新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在运输队兵强马壮之时,任务也同时到来。首要的是发运产品。从许家垄成品库经九江到沙河车站单程有80公里之遥。开始一二个火车车皮还可对付,后来量大了,就忙不过来。最多的一次有24个车皮,共144吨。一辆汽车4吨,要36个车次。到九江借车也不成,他们一听说拉炮弹都不敢来。那时发运产品,我、军代表和生产科搞发运的张和能总是坐第一辆车出去,乘最后一辆回来。坐在车上,我们总想有什么方法来缓解矛盾。当车子经过九江水闸时,我们看到那里有一条铁路支线,有一个车站。能否用它来发产品?到那里,只有60公里,路程可缩小四分之一。经军代表打听,那是闽赣物资供应站,它有专用火车线。后来几经周折,找到了他们的领导南昌军代处,终于答应我厂借用这条专用火车线搞发运。当然也要事先报计划,统一安排。由于这个供应站靠着公路,后来发运,又请武装部基干民兵配合,荷枪实弹,担任警戒。1976年夏天,秦学义书记来厂后不久,由张树田陪着来发运现场。当他看到现场“最高领导”只是一位副科长时,很是惊讶。“过去利群厂发运一个车皮,都要厂长、书记到场。这里就是你一个?”接着又问,有什么要求?我说,天热,出汗多,民工很辛苦。最好有点绿豆汤解暑。从此,夏天发运产品行政科还为工人送来绿豆汤。自然,要运输的远不只是产品,还有黄石的钢材,三木厂的箱板,上高的标准件,没有一样离得开汽车的。任务忙,杜义祥就倡议组织青年突击队,利用假日,加班抢运。但三木厂休息,没人装卸,顾德培科长、我和年轻的职能人员、仓库保管员也都去帮忙。

 

访谈录——徐成新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为了提高司机的积极性,提高车辆的利用率,供运科设计一种吨公里补贴。那时,司机跑南昌总要住宿一晚才回来。去南昌有出差补贴,一天0.60元,两天1.20元。住一天,既省力,钱又多。我们就以跑南昌为基准,设计吨公里补贴,只要拉货达到吨公里数,不论天数多少,都给一样补贴(南昌是1元),多跑多得。这个设想向孙家炮厂长请示,他爽快地批准了。当时大多数职工月收入36.5元,这能增加收入的办法,还挺诱人。司机积极性很高,跑南昌的一天来回;跑九江的一天跑两趟。发运产品,前一天装好,凌晨三点就发车了。厂部为了安全,让洋坑口警卫把大门关上,五点才开。司机们一早排队,等开门,车子一直排到汽车库。这样修理工有意见了,司机跑得多,势必增加维修的工作量。于是又在原有的基础上提高20%,这20%用来奖励修理工,使大家齐心合力。效率提高了,节约油料也要跟上。在省工办组织我们去西安学习后,我们改装了化油器,又开展了节油奖。结果我们厂油料指标还用剩有余。永胜厂、三木厂来学习取经,顺便就来借油。

 

时间到了1983年8月下旬,工厂正在进行企业整顿验收,不料车库储油罐发生了溢油事故。溢出的汽油顺着水沟流到了洋坑口,引起了火警。那时我担任供销运输科科长,自然要承担责任。先被停职,九个月后,又被党委下文免职。这样我又开起了小三卡,当上了修理调度,干老本行。

过了二三年,二区建设日益繁忙。罗秀云副厂长感到工地上运输不得力,要我去抓运输。过了二三天,章厂长又来找我说,到二区去抓运输,是经过办公会研究的,马上要下文,让我赶紧去;这样我就当上了二区办公室副主任,负责物资运输。那时二区没有好的车子,提出要配备车辆,厂里立刻就办到了。买了一部大吊车,配备了十辆好车。我们也合理安排运力,使车子发挥最大效力。比如,让家住张家铺的司机,早上先拉一车黄沙或卵石出来,到二区卸了,再去九江拉煤,尽量不放空车。那时里面仍有一个运输队,属供应科,同我们是并列的。到了1988年,厂里决定两个运输队合并,独立组建运输科,让项建平当副科长,并先后派毛小兵、石奇华,担任党支部书记,抓政治思想工作。这时厂里生产任务已经不多了,运输科集中为二区基建,设备搬迁,职工搬家服务。我们从6214厂借了大平板车,从459厂借了吊车,大干了一场。

当搬迁结束,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后,供应、运输又合并了。这时赵仁才为正,项建平当副,我做起了支部书记。1995年,厂里让运输队搞承包,经营办朱济民来找我,我说年纪大了,让年轻人来吧!接着就退休了。想承包的人不少,厂里选中了曹家騤。

在我人民厂工作的28个年头里,没有离开过运输队,全厂拥有的汽车也由最初的3辆,扩大到最多时的92辆。如果说,我为人民厂运输工作出过一份力的话,这也与历届厂领导的支持,与运输科新老职工共同努力分不开的。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