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二)--谭云松  

2014-06-11 23:31:12|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二)--谭云松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说说剃头的故事

话说扬州有三把刀,我们工具科就有其中的一把刀,那就是剃头刀。我厂有剃头店在当时也可称得上一流,设备齐全,师傅们技术也相当高超,有些师傅来之扬州操一口地道的扬州口音,那是绝对正宗的扬州剃头师傅。听人说看一个剃头店上不上档次,只要看它所用镜子的大小就知道了,马路上路边摊镜子一般只有巴掌大小,剃好头师傅拿在手上让你照一照看剃得满意吧,好一点的摊位镜子也只有书本大小也够不上档次,虽然他们条件简陋,但服务态度到是相当的好,为的是能将生意“搭住”欢迎你常来剃头。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二)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我厂剃头店配备的镜子足有半人多高,一进门就能将你整个人影照了进去,大有欢迎光临之意,还配备了吊扇,夏天凉风习习十分陿意,所以称其剃头店不如称其为理发店更显得有档次(因为剃头店总让人感到有小剃头之嫌)。职工多数在那里剃头,但有时也感到不方便,大多数职工住得离厂区较远,长日班职工下班后去剃头有时也要碰到人多要排队等候,尤其是星期天人就更多。为了图方便于是各个车间就出现了许多小剃头,我们工具车间也就有了三把刀之说。

第一把刀要数热处理班长雎长春师傅,他是科班出身,手艺出众、人又来得热情,基本上请他帮忙剃头多数是来者不拒,再加上他们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离大炉间近,热处理自己也有个小浴室,剃好头洗把澡一条龙服务可谓完美之极了。再加上雎师傅技艺精湛,所以在我们工具科理发师中他是首届一指,理所当然的要坐上第一把交椅了。

第二把刀要算我了(在这里我就不谦虚了),说起理发我也是有悠久历史的,那还是在读初中学雷锋的时候我便学会了这门手艺,所以日长时久技术也是不错的,上门求我理发的同事也很多,那时一个星期只息一天,所以基本上也是忙得不奕乐呼。

第三把刀要数费浩明了,他们一号房间自筹资金买了一套工具,自力更生学着剃,不久也就剃得象模象样了,当然其他房间的同事跟着沾光凑个热闹候着剃一剃到也分流了不少客流。我们工具科是有许多同事会剃头的,比如热处理的刘伟章会剃,但他的名气总没有雎师傅响吧。锻工间的方志烈也会剃还有磨工班的郑宗英据说在部队就学会剃头了,但他们的生意总不如我们来得兴隆,所以说比较有影响的我认为就数这三把刀了。

说起剃头我也还有许多鲜为人知的小故事。因为名声在外所以有许多同事是指名道姓要我剃头,并且有的都是常客,比如车工班的胡军,生产科的大陆子等等。也有的家长叫孩子放学来车间,找个地方先做完功课,然后到下班晨光由我帮忙将头剃一下,再一起下去(工具科在三号沟)到浴室洗把澡回家,相当的方便。

星期天我有时还上门服务,去的最多的是邹焕龙师傅家,他是我们车工班班长又是我同学陶琳的师傅所以我们去得很勤,我也叫他“过房师傅”。当然我也有事求他帮忙,他家有台缝纫机,所以我们会将一些破的工作衣带去请邹师母帮忙补一下,这叫烧香看和尚,一事两个当。事毕在他家吃顿饭也是常有的事,用现在的话说叫“蹭饭”。邹师傅他们一家都很好客、很热情,再困难,说什么也要弄上几个小菜,有一次他还特地将珍藏很久的一个腿肉拿出来烧了招待我(原来他们是准备放到过年吃的)。邹师母在厨房里烧菜,我们在房间里就闻到了阵阵的香味,上了桌一看果然色、香具全,可谁知一吃到嘴里我却犯难了,怎么这么精啊,是不是狗肉啊,狗肉我是不吃的。他们轧出苗头了,说不是狗肉是麂子肉,我吃东西很挑食麂子肉也不要吃的,看来是辜负了他们的一片好心了。

每次到程家去剃头,有同事知道了都会来预约一下,剃好了帮我也顺便剃一下,我都一一给予满足,所以东家走走西家窜窜、嘎嘎山湖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有时早上去要玩到晚上才回单身宿舍,晚饭也就在那里吃了,反正单身也没有什么事,一天下来也感到很充实。

有一次去邹师傅家剃头,邹师母说天热了也想将头发剪剪平,女式头发我是从来没有剃过的,她说,剪好剪坏不要紧让你试一试。没有了负担我就剃起来了,我是十二万分的小心,开始还好,后来就大意了,在剪到耳朵边时一不当心一剪刀下去只见她头一让,一声噢哟,我想坏了剪到耳朵了,赶忙一看果然耳朵上划了一刀、血也出来了,这时我是手足无措,连声道歉。她还说不要紧、不要紧,一眼眼、一眼眼,接下来继续剃不要怕。这以后我可不敢大意了,最后也算完成了任务,可我却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想不到邹师母为了剃头还要付出血的代价。事后邹师母开玩笑说,要不是我让得快一只耳朵就下来了,邹师傅马上接上话说,那么夜饭小菜就“扎杠”了,说得大家轰堂大笑。以上一些回忆不知邹师傅夫妇和其他一些老同事们还记得起来吧。

生活就是这样,尽管当时条件十分艰苦,但却也处处充满了乐趣。虽然那时我还是单身,却也处处享受到了大家庭的温暖,还真留恋在人民厂的那段朴实无华的生活。

工具科 谭云松 2014.6.9

 

 

  评论这张
 
阅读(602)|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