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从自制肥皂盒的联想--辜更时  

2014-06-26 18:33:18|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自制肥皂盒的联想--辜更时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你家可曾有自制的圆筒型白色塑料肥皂盒?这肥皂盒就是用我厂时主导军品57高炮炮弹的外包塑料筒(废品)改制成的嘛!特别声明——肯定绝大多数属废品,当然也不能排除极少数。。。。。。

我进人民厂之前,57弹表面保护方式是全身上下涂油,即便药筒系铜质时亦如此。我刚干总装检验时“字典”潘修范告诉我他自己就曾是涂油工,那可是又脏又累的苦力活。有鉴于此,后来保护方法改进为:外套白色塑料筒。这种塑料筒是由外厂成批购进的。将全弹套入后须先将塑料筒封口(记得那时总装车间封口班班长是陈福兴、蔡银根),封完口的塑料筒(连同其内的全弹)又须浸水检验其密封性,这可是个“力气活”——此道工序须两名壮男配合(一名将已装进57全弹的塑料筒抱起轻轻放入已盛满水的方形箱内,另一名不停地在箱底翻滚塑料筒,同时用力挤压(塑料筒),仔细观察有无气泡冒出;如无气泡当然好,但并不万事大吉——尚须查看塑料筒底和盖(园)周边有无水印。。。。。。麻烦多着呢!

   

从自制肥皂盒的联想--辜更时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记得那时某验收军代表眼特别尖,还很“较真”,常因是否属上述那种“水印”问题与厂检验科发生争执——此乃工作中的正常争吵不涉及个人品质优劣。我记得那时总装检验班主要薛通良、吴自达两人从事浸水检验。薛生一头自然卷曲的美发,身材匀称,肌肉发达有如体操健将,喜带手表作业,我曾担忧道:不怕见水?薛竖竖大拇指,不无得意地答曰:全钢三防的!吴生文质彬彬,有学者风度,戴付深度近视眼镜,故查看“水印”尤其认真、吃力。那时凡被发现有“水印”者一律“入另册”即被认为水汽已入全弹外包塑料筒,须割开重封。。。。。。从而导出鄙人要叙的废品利用的轶事。

    被检出冒气泡者毕竟少数,而有水印者绝非“凤毛麟角”,须割开重封(塑料筒)者为数不少,因而必须报废的塑料筒甚多,那时似尚未建全废品回收制度,报废的塑料筒不利用也是白不用,于是加工废塑料筒的“能工巧匠”应运而生。

    废品塑料筒最简易的利用方法就是一刀割去上半截留其底,用作盛干物的容器,上口断面是正园形或椭圆形。稍为复杂点的就是肥皂盒:平刀割去(报废)塑料筒的上半截,其底钻几个漏水孔,割下另一只塑料筒之底,将边缘略修整即成肥皂盒盖了。。。。。。毕竟报废的塑料筒不能全改成肥皂盒,于是又出现以(全弹)包装箱箱板做座位、靠背、扶手,以剖开的塑料筒壁做各部位面垫的“土少发”就出现在总装车间的角角落落了。那时我曾数过其总数不下五只且形态各异——“各村的地道都有各自高招”嘛!废物利用,可供工余小憩,本来无可厚非。

从自制肥皂盒的联想--辜更时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日前我读过乔荣彬有关博文后就想到:当年”土沙发“的制作可否算为十多年后的”军转民”生产“练兵”和”技术储备“呢?但是必须指出:鄙人也曾亲见某青工正当其他工友正忙得不可开交时躺在“土沙发”上呼呼大睡而遭朱玉石主任大声训斥的情景。

除上述以外,塑料筒残段筒壁还能被剪成形态各异的花饰,堪与如今的工艺品并美,现在回忆其形象,不能不赞叹当年人民厂职工之手巧夺天工!

关于包装全弹的白色塑料筒有必要补充以下两件事。

1.手工浸水检验的办法后来被全自动机械检验的方式取代,即只要人工把套入全弹的塑料筒放在输送带的起始端,它就能把塑料筒带入水中,又让塑料筒通过一狭窄的空间而受压。。。。。。这一“浸水检验机”(非“学名”)初用时弊端不少,例如有冒气泡者“漏网”,更有些“水印”难被辨认出——因为没入水中的塑料筒始终处在运动之中——故引来非议在所难免,新生事物嘛,有待实践中逐步完善,包括操作技巧。。。。。。

2.关于塑料筒的防护性能,在其他厂家类似的防护中,存放的各类全弹无论其表面涂油的或外包塑料筒的,只要存放五年以上,就易出现(弹面)锈迹。所以塑料筒的防护性能是存在争议的。

我认为自己的工业企业生涯发端于这该车间。我刚进人民厂即被分配到厂检验科总装班,那时安置于总装检验班的一台“拉力机”,我曾向操作者请教关于拉力机两个指标:最大和最小抗拉力的含义,得到自感满意的答复:“拉力机”是检测全弹药筒对弹头握裹力大小的,如果被检测出的最小抗拉力小于规定,则意味着发射力不足,弹头射不远;反之(被测出)最大抗拉力超标,那就意味弹头射不出可能引起膛炸。以上系根据记忆胡诌几句,贻笑大方了。

   后来升任副厂长的朱思均那时任总装车间技术员,我就常向他请教技术问题。老军工朱思均祖籍上海,但在东北老厂供职多年,能说流利的关东腔国语,口齿十分清楚。某次我请教于朱:为何药筒内填满发射药后还要在(发射)药顶面置一圈“保险丝”呢?朱工答阅:那不是“保险丝”!是一圈能在高温下挥发的软金属丝,能清洁炮膛内壁的来复线。。。。。。如今回忆起来更感到朱工能言简意赅,主要不因其口齿清楚,而在于他的“深入浅出”——对事物的本质有深刻理解方能以浅显的语言表述嘛!——再次“贻笑大方”啰!

拙文“又臭又长”且“危言耸听”,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企图借机回忆人民厂总装车间的老领导和同事而已。

辜更时

2014.06

 

 

 

 

  评论这张
 
阅读(702)|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