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工具科祖师爷-严长根--谭云松  

2014-06-15 17:18:47|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具科祖师爷-严长根--谭云松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严长根是我厂工具科的开山鼻祖是第一任科长,人称“万宝全书”。他是那种有一桶水也从不晃荡的人,为人低调从不在人面前评功摆好夸夸其谈,待人和善乐于助人,脸上始终带着慈祥的笑容,深得大家的敬重。

我进工具车间(据说因为有工具总库所以有时也称为工具科)工作还是他给领进门的呢。想当初我们华航“一钵头”(由华航、机校、外岗三个学校的学生组成)来到人民厂,不久,其他同学都被各个车间的领导领走了还剩下我们几个男生(殷共辰、陶琳、范品高、陈维春、沈一鸣等)留那里无着落,据说原来有方案我们要分到许家垄看仓库的,我们心里也在想读了几年书还要去看仓库,那书不就白读了吗。后来也不知怎么的阴差阳错我与殷共辰、陶琳、沈一鸣等分进了工具科,也了了我们要学技术的心愿,真有点喜出望外。

工具科祖师爷-严长根--谭云松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能在严科长手下工作我们很高兴,他的水平用杨荷青同学的话来说就是国际水准、太平洋水平。有人说他在上重厂就是技术大师了,我也曾问过师傅们他是怎么被评为技术大师的,熟悉他的人透露,在老厂他将一台老式镗床利用游标卡尺的原理改成了座标镗床(座标镗床在当时可是精切设备,很精贵的)效率、精度翻了几倍,从而一举成名,他的真才实学、聪明才智博得了大家的公认和一致赞赏。我们听了都不油得肃然起敬。

又听我师傅詹毅源说过你做生活的晨光他会时不时的来关心一下,如果他在你机床旁边瞄一眼就走那就说明你有花头他很放心,如果站在边上停留时间长了说明你无啥大花头了,因为生活出在你手上他是爱莫能助,他恨不能直接上来助你一臂之力。所以我做生活时也格外留神,心里也在想如果看我做生活时最好也是看一眼就走啊,不要老站在边上,那样我心里会“得得动”生活就做不好了。但是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师傅所说的那种属他看一眼就走的车工。

对于有一技之长的人我是一相敬重的,我还很会跟他们套近乎,无非是想从他们那里学到一点东西。严师傅自然也就成了我心目中的偶像。有一次我问他这一身技术是怎样学成的,他笑笑说那有什么技术,不过是小弄弄而已。做生活要图一个巧、头子要活络,要善于动脑筋,当然基本功也得扎实,也就是平常说的“郎中要老,木匠要巧”,只要用心去做时间长了日积月累自会有点巧槛的。他说,我学生意时还是在日本人手里,那时学生意是很难的,车间里有拿摩温监工很凶的,他一看不顺眼轻则骂重则生活就上来了,我几个师兄弟就都吃过生活。我说你被打过伐,他说我到没有被打过,靠的就是头子活络。那时我们学锉豆子方(现在钳工也要学的基本工)要求很高、六面要平、要“的角四方”,棱角清爽。有次我们几个师兄弟一道在锉豆子方,在锉到第二面时拿摩温来了,多数人都还没有锉好(呒没加快呃)。第一个抽到师兄,刀口尺往生活上一搁,面不平二话没说就是一记头挞,我一看瞄头不对,赶忙将原来锉好的第一面翻上来,“假姿假挨”在认真锉削,等到轮到我了,拿摩温将刀口尺朝我生活上一搁、“格落四平”,他二话没说就走了,这只是耍了个小聪明逃脱了一记生活,心里也确实吓得不轻。你躲得了初一难道还能保证躲得了十五,小聪明不好多耍,多耍要不灵的。倪林根也在边上听,他说,是啊,储葛亮空城计也就只用了一次,第二次就再也没有敢用,否则司马懿早就进城了。做生活是不好偷工减料的,技术是自己的,只有发奋下苦工才能将生意学好,有了本事今后才能捧得牢饭碗,对吧。

工具科祖师爷-严长根--谭云松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车间大门右边土坡上有间不起眼的小平房,里面就是阿拉铅皮匠顾渝宝师傅的工场间(也有称白铁工的),大家都叫伊“烂铅皮”,他手艺不错,房顶上“工业学大庆”几个立体字就出自他手,加工工艺精湛、很见功力。凡是我厂工装所需的铅皮生活都他一个人全包了,生活十分挺刮,得到了一致的赞誉,也是个难得的人才(独子旺孙工种,就他一人无人可以替代)。有次我跟严师傅谈起他,严师傅说他也是我招得来的(注意,严师傅从来不在背后议论人的,有时谈到技术问题难免要牵涉到一些人和事,但决不会在背后开坏人家),想当初他出道时我笃了只生活拨伊,要伊做一只洒水壶,结果伊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了任务,我一看生活蛮漂亮,大小登样、拿在手上顺手,放水一用,喷嘴出水顺畅、均匀,其它地方是滴水不漏,很道地。他还说,你晓得吧为啥要考伊一只洒水壶,你看那洒水壶结构,有圆桶、有大小头、壶嘴、还有拎攀、两边要包铅丝、喷头要做成漏斗形状,要咬边、有的地方还不好烫锡还要做到滴水不漏,是不容易做的,所有铅皮生活巧槛都包含在里面了。我心想这真是“小巨碰到老巨了”。听了他的评说我也在想顾渝宝师傅可能就是我师傅所说的那种做生活时他看一眼就走的吧。在以后我车间种“五七”时所用的洒水壶、喷头(直接接在水头上的那种)有许多都是严师傅亲自操刀制作的,功力可与专业的铅皮匠媲美,不会输把伊拉的,佩服、佩服。

未完待续         工具科 谭云松   14.6.12

  评论这张
 
阅读(546)|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