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最后的守望--毛小兵  

2014-06-14 18:56:33|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守望--毛小兵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时间来到1995年,后来才知道这是人民厂职工子弟学校最后的四个年头。

 

当时学校内外形势是这样的:工厂在加入宝钢集团并在第二年一举扭亏为盈后,生产经营又遇到了瓶颈。厂部要拿生活后勤开刀,精简人员。虽然,那时的主管厂长刘宪庭和厂工会对学校工作还是一贯的大力支持,并努力改善它的“硬件”——买钢琴、修建语音教室、配电脑。(这放在前几年山沟里,将会被人津津乐道,大书特书。)但仍挡不住学校“软件”的流失。

师资:一是退休,人数有限,但大多属元老级的,家长惋惜:二是离岗退养,人数不多,但不少岗位重要,家长震惊;三是应聘调离,一个接一个,大多年富力强,从中年到青年,从上海籍到非上海籍,家长恐慌;四是厂内调动,响应厂部号召,投笔从戎,充实经销队伍,家长反响不大。

最后的守望--毛小兵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生源:一是初中毕业考九江一中,或借读瑞昌一中。走的自然是中考高分生。二是考上海技校。这是上海给沪籍职工的一条出路,只要适龄,经考试合格,都可录取。毕业后,工作三年即可入籍。于是,初中毕业,再好的成绩也不考高中了;正在读高中的,辍学了。(这些比起中断大专、本科学业,转而读技校的,可谓“小巫见大巫”。)三是随父母调动而离校。

 

这些于公于私都是得益的,举例来说,有一位老师,6月底应聘上海市中学教师,7月底她的孩子就能按上海高考录取分数线录取,中专跳到了大专。一批进入上海技校的孩子,几年后再考大学(全日制、不脱产均有),照样圆了大学梦。

 

但是,子弟学校是面向全人民厂的,仍有二百多人要读小学、初中、高中,学校必须坚持。客观地说,学校还有其优势。学校迁到县城后,对于瑞昌学子很有吸引力的。因为普通人家的孩子,师范毕业都得去农村从教,没有几年,没有门路,休想进一中、二中。何况“你们是宝钢!”工资待遇不比当时同类教师低。从1989年起,工厂招收师范生很容易,九江师专优等生有之,江西师大本科生亦有之。他们血气方刚,谁不想事业有成?学校高中教师提前实现了岗位的新老交替。一位中学教师要教一个班高中,一个班初中,并实行轮换制。以1998届高三教师配备为例,语文兼班主任,周国;数学,吴金华;物理,陈忠珍;化学,方飚;外语,柯美海;历史,陈雪凤;体育,梁高彩;政治,由我兼。看了这份名单,多数人民厂人,会不认识。其中,吴、方是厂职工子弟,九师毕业后回厂工作的。(其实,翻翻工厂那时的干部名单,从厂办,到劳资、财务、生产、技术,哪里不是“小鬼当家”)

 

再说学生,有一批在家长支持下的拼搏者。记得一次在劳资科开完上海技校招生会回家属区途中,听到两位家长的对话:“侬儿子去考技校伐?”“阿拉勿去,阿拉要搏大学。我下半辈子全靠他了。”我当时听了就很感动,子弟学校承载着普通职工希望,没有理由不办好。对孩子寄予厚望的还有初中生的家长,她们大多数是我76、77年在学校代课时的学生,老熟人了。于是常来我家,有提议谁来任教的,有要求加课的,有反馈二中教学信息的,难免也有告状的,门庭若市。我总耐心听取,尽力改进。但教师轮换制是不能动的,因随意换老师是教学大忌。当时,学校教学安排也和社会学校接轨,高二暑假有一个月补课;高三寒假只休春节。也收补课费,70-80元。高三学生根据老师推荐到街上买复习资料,北师大出版的,自己做题。用功的学生每天复习做题到23点,他们往往独处一室,头戴一副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解题,说这样可排除干扰。

1998年高考来临了,高中生14人(这个年级,初中时有70余人,层层分流,所剩无几。)结果,2人552分,达一本分数线;2人达大专分数线;中专若干。大专院校录取率28.57%,这在当年不算低。其中一位就是“要搏大学者”的儿子,被上海电力学院录取。现已是一位软件工程师,在上海立业成家,与其母亲同住。其实,人民厂学校高中一个班十几个人,也有优势。套用现在的说法,小班化,老师照顾得过来。比起一中、二中,一个班动辄60-70人,要精细多了。我听学生说,年轻教师常给他们作现身说法,教解题的思路与心得,使他们受益匪浅。

 

到了1999年,工厂困难得常常不能按时足额发工资。老职工还能挖箱底,青年人咋办?为了不影响教学,我们就向独立核算的起爆具车间借,印象中借过多次。这一年的7月7日,我带队在二中参加高考,遇到了主管教育的副市长。她见我就说,毛校长,你们学校要并到市里来了!你们厂长已找过我们了。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确实有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高考一结束,由范书记牵头,与教育局展开了实质性的会谈。到9月6日,谭厂长与瑞昌市长石荣国就签署了协议书。“撤销乙方学校,并在该校址设立瑞昌市第四中学”,“乙方现有的学校资产(计165万元)无偿划转给甲方”,“为便于甲方办学,乙方补贴甲方办学经费100万元”。“甲方接收乙方学校原有教职工32人中的23人”,“乙方学校原在册学生由瑞昌市教委全部接收”,“安排在市区学校就读”。

 

接下来就是赶在开学前,安置教师与学生。教师,男的以50岁为线,女的以45岁为线,一刀切。一些高中教师如周国、曹雪林、周红英、陈雪凤,被一中、二中挖去;其余留四中。小学教师大多数去了实验小学。而学生安排却不顺利,接收方认为教育局得利,却让他们背包袱。于是就周旋在教育局与学校之间,我和家长们被折腾了一番。由于我厂将学校推向社会做得早,无政策可依,这就给留下来的教师及退休、退养人员的待遇造成了麻烦。2004年国家文件出来,留厂的教师退休后应享有社会学校同等待遇。但迟迟未能落实,直到2006年夏,才搞定;现在我们是瑞昌四中退休教师了,这是后话。

 

                            毛小兵

                          2014.6.14

  评论这张
 
阅读(731)|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