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难忘的星夜追火车记--张海华  

2014-04-17 22:27:34|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星夜追火车记--张海华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 renmin609博客  

难忘的星夜追火车记--张海华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 renmin609博客 
难忘的星夜追火车记--张海华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 renmin609博客

 

 在人民厂建厂50周年即将来临之际,整整20年山沟里的小三线生活工作情景,在脑海里翻腾,太多的回忆啊!人民厂里和人民厂到底r故事太多了。如果把人民厂形形色色的故事编成书,我敢说绝不比<一千零一夜>薄。

回想起27年前的四月份,曾发生了一段令我难忘的星夜追火车的故事。
        那事发生在1987年4月初,那时,人民厂还是蒸蒸日上的年代。一方面大弹生产热火朝天,任务饱满,有部队前来提货的产品,还有北方工业公司订的,由我厂负责送到港口装船的产品;另一方面二区基本建设已经开始。

当时,基本上每个月都有炮弹要发运,每次要连续发三?五天不等。遇到是送港口的产品,由厂武装民兵负责随车押运,一直送到港口。吃,睡都在闷罐子火车厢里的炮弹箱上,夏天热煞,冬天冷煞,基本上要走五天五夜的路途,确实是个苦差使,却也是个美差。因为常年累月在山沟沟里,有机会到外面的世界看看,还有一定的补贴,权当一次公费旅游,岂不美哉。因此,每当有押运任务下来,武装部就热闹了,许多青年都争着想去,有的去过一次还要去第二次第三次。不是基干民兵的,先设法让本单位批准,也到武装部报名。还有女青年也想参加,最终因为途中诸多不便,不能实现愿望。那次因为连续几天发运,需要的武装押运人员较多,我争取到了,心里真是乐滋滋的。
         那是当月产品发运的最后一天,我当时是车队的安全员,完成了发送产品汽车的安全检查工作后,等到最后一箱炮弹装上车厢后,开始了我的第一次押运炮弹的体验。我们是四个人共押运四节车厢,共约200吨炮弹。记得是武装部长陈锋侯带队,另外二人是武装部杨斌和101的钱治平。锁好了其他三节车厢,我们四人集中睡在一节车厢里。天黑以后,车厢被拖走了,被挂上长长的货运列车后,一路颠簸向目的地一一湛江港驰去。
        江南的四月已经很暖和了,一路向南,气温越来越高,好在我们开了车门,高速行进的列车把气流拉进了车厢,凉风席席,观赏着沿途的山山水水,十分悏意。因为有武装部的陈锋侯,杨斌,当时社会环境也较安稳,我们很轻松,只是在临时停车时要注意观察周围情况外,余下的时间就是聊天和睡觉。饿了吃干粮,渴了喝塑料桶里的水。押运途中,水是很宝贵的,有时,一杯水可以同押运水果的押运员换一个大西瓜,一网斗苹果,好几根甘蔗。所以,凡是遇到临时停车时间稍长一点的,我们就要飞快地跑到车站去灌水。

大概过了三天吧,火车到了湖南的一个叫冷水滩的小站,我和钱治平赶紧去打水。回到车边,顺便问了一下车站发车员,几点发车。回答说,13点整。我一看表,乖乖,这次停的时间可真长,还有一个小时15分。难得的机会,因为三天没洗澡了,身上粘乎乎的,想起打水时看到车站里有个浴室,中午也没人洗,何不去舒舒服服冲一下?于是,放下水,拿了毛巾,和钱治平一起笃悠悠去冲澡了。边冲边哼小调,正在尽情享受时,"呜一一!"突然听到火车的汽笛声,接着就是列车开动的声音,该不会是火车开了吧?站台里可只有我们一列火车啊!心里一慌,套上裤衩忙跑出来看,傻了!火车没了。发车员手里拿着红绿旗还在站台上晃悠,于是,跑过去问他:"不是说13点开吗?怎么提前开了?",发车员说:"没错啊,是13点整发的车。"我一看手表,表没停,12点刚过!发车员看了看我的表,明白了,说了句让我如雷贯耳的话:"今天开始是夏令时。"我的天!(那几年,我国曾效仿西方国家,实行夏令时,每年4月的某一天,国务院会通知在凌晨2点,将时钟拨快1小时),这几天在车厢里没有广播,没有电视,谁会想到"夏令时"?我们俩坐在站台边,望着二根空旷的铁轨,脑子一片空白。
     回过神来后,怎么办?追!于是我和钱治平踏上了追火车的征途。
     怎么追啊?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象当年铁道游击队那样,扒火车!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偷偷爬上了一列开往桂林的煤车。在煤车上的感受就甭提了,但想到自己身上的任务,一心想尽快赶上火车,什么都顾不了了。等到火车到了桂林,天已黑了。我们狼狈的下了车,脚也麻了,人也软了,在车站里转来转去,那有我们那列车的影子?我们俩身无分文,衣衫单薄,又黑又脏,上不了客车,只能又爬上另一列向南开的货车继续追。

这次爬上的是一节空的敞蓬车皮,在几乎没有月亮的星夜里行驶,冷得发抖。我同小钱说,这样不行,一方面身体吃不消,另一方面不知道火车开到那里去,我们应该到车尾的票车上去才行。因为货车要让客车,经常会临时停车,趁停车的间隙,赶快爬下车,往车尾跑。在跑的时候,发现火车开动了,立即抓住就近的车皮梯子,爬上去,等下一次停车时再继续。也不知下次停车要过多少时间。一段一段向车尾靠近。回想起来,也真象铁道游击队。终于,我们上了尾车。那是这列货车车长待的,有座椅,还有煤炉,煤油灯。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气喘吁吁告诉车长,我们是押车的,漏乘了,想追上去。想不到车长非常同情我们,对我们很客气,还让我们喝水,抽烟,一下子全身温暖无比。

车长告诉我们,想在中途追上火车是不可能的,前面的车开走,后面的车才能进站。要想追上,只能寄希望于下一个编组站,也就是柳州,货车要在柳州重新编组,一般要3、4个小时,他的车也要到柳州的。他问了我们漏乘的时间,地点,算了一下,说,你们一路追来,耽搁的时间不多,应该可以追上。谢天谢地,到此时,我们总算松了口气。这位可敬的车长还对我们说,编组站一共有三个场:到达场,编组场,出发场。你们的车到达场肯定不在了,编组场太达,几十条铁轨,车厢或在溜放,或在被推拉,即使在的话,也很难找到,应该直接到出发场,找调度室问。这位车长真是太好了,我们就象遇到了活菩萨,这是一位我终身难忘的车长!
         大概到下半夜,我们到了柳州编组站。诺大的编组站灯火通明,车长去交差了,我们怀着感激的心情向他挥手告别,跨过一道又一道铁轨,来到调度室。幸亏当年我记性好,没有忘记我们的车皮号,加上告诉调度,我们的车厢类别是代号8(爆炸品),很快就找到了,告诉我们已编组完毕,大约1小时后发车,让我们注意墙边柜子的某个抽屉,有人来开这个抽屉时,就跟他走。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这时才感觉到浑身又饿又累。回想起来,当时的铁路员工可真好,看到我们一副落魄的样子,招呼我们洗脸,休息,还免费请我们吃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外加二个荷包蛋,这是我一生中感觉味道最好最浓的一碗面!洗净,吃饱,喝足,精神也好了,睁大眼睛盯着那个抽屉,就怕打盹放走了取件人。
         来了!来了!终于看到一个人向我们盯着的抽屉走过去,我俩急忙跟了过去,竟忘了和接待我们的调度打招呼!他就是车长,取了单据让我们跟他走。到了调度室门口,发现天已亮了,东方的天空曙光灿烂。车长挑起一付担子,一晃一晃地走在前面。一开始我搞不懂是什么担子,仔细观察后才弄明白,这是当年车长用的电话机一一担子一头是一部用手摇的电话机,另一头是蓄电池,而扁担则是三根可以接起来的竹竿,用来把电话线钩到沿铁路架设的赤膊电话线上,就可以摇通电话了。嘿!长知识了。现在这样的通讯设备估计只能在铁路博物馆里看到了吧。

走着走着,一抬头,看到远处一列待发的火车上,陈锋侯正在向我们招手!于是,我们扔下车长飞快地跑去------
             张海华
        2014、4、15

  

附言:

人民厂征文编委:你们辛苦了,最近我在香港,但每天有看有关征文,每篇文章每张照片都会带我回到当年的人民厂,那是难忘的年代,难忘的岁月,有甜有苦,有喜有悲,有乐有哀,有激情有无奈------实在忍不住,写上一篇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740)|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