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江西三十年--谭云松  

2014-03-18 20:41:24|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西三十年--谭云松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 renmin609博客
 

人们常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说的是三十年江西。章厂长说五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是短暂的,而我说的这三十年那时间就更短暂了。可是要说到人的一生那可不能小看这短短的三十年,再说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三十而立,五十而知天命。

我在江西生活了三十年,这也是我人生最宝贵的三十年,真可谓是少壮出门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我们一批同学(华航、机校、外岗)70年10月23日离开繁华的大上海,肩负着建设三线的伟大历史使命奔赴江西支援三线建设。一去就是三十年,2000年退休回沪。在江西这三十年里,我们一起为我们的神圣事业付出了心血,流出了汗水,贡献了宝贵的青春年华。我们的师傅们更是携家带口举家搬到山沟,扎根山沟贡献了一辈子。现在还仍有许多子女在江西这块红色的土地上默默耕耘,作着无私的奉献。有句名言就是赞颂他们的: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他们是真正的无名英雄。

在江西的三十年时光虽然很短暂,但它却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而幸福的回忆,有些是刻骨铭心的。这段历史给我留下了极其丰富的人间阅历和宝贵的精神财富。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那就是无私奉献的精神和革命的大无畏精神。虽然我们物质收获少了一点,可是我们得到的却是有钱也难以买到的精神财富。有人问,为此你后悔吗。我确实也后悔过,但也不后悔。有得必有失,我们所得到的也是旁人所无法得到的,我们所经历的也是他人所没有经历过的,我们所享受到的也是他人没有享受过的。所以我也为此而感到自豪。

人民厂曾经有过无比的辉煌年代,那时在江西也是小有名气,小三线中的佼佼者。在九江那更是不用说了,如雷贯耳、脚上绑大锣走到那响到那。我为能在这个厂工作而引以为自豪,很“扎台型”。

听师傅们说过他们是如何奋战一百天(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要与帝修反争时间抢速度),打通军品生产线的、他们是如何奋战四天五夜(有师傅吃在车间睡在车间、有任务随叫到,宁可少睡觉也要让毛主席放心)拿出第一个合格产品的。这些传奇故事在我们一进厂就听过师傅们宣传讲用。自己也为没有能亲自参加这些伟大的战役作贡献而感到遗憾。

不久机会来了,立功的机会到了。

料饼大会战。瑞昌下料车间下料速度一时跟不上,而冲压车间急等料饼加工。火烧眉毛一个字,急。没有料饼你怎么加工。冲压车间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为无米之炊。前方车间任务吃紧,我们后方车间不能坐视不救。在厂部的统一布署下,我们工具科承担了紧急下料的任务,决不能使冲压车间的生产受到丝毫的影响(现在说时间就是金钱,速度就是生命,其实我们在那个时代就体会到了,不过没有提到过金钱两个字)。工具科是一支有着光荣历史的科室,曾经为打通生产线,拿出第一个产品作出过贡献。军令如山倒,说干就干,事不易迟。但也谈何容易,标准车床下料不象专用车床,是有难度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难度。怎么装夹、怎么切割,用什么刀具等等,关键还要速度跟得上。

车间召开了诸葛亮会议。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果真如此,群策群力,不一会儿方案就出来了,后勤组负责下料,将原本5、6米长的棒料先切断成五、六十公分长的短料,然后由钳工组划线打中心孔,还要在短时间内拿出下料专用的对刀卡板(以减少测量时间)。方案定好,准备工作也到位了,为了切割上手快,我们还请来了瑞昌车间有经验的老师傅上门传授经验,他们还带来了威力无比的红旗割刀(其实红旗割刀也是我们工具科制造的)。常言说隔行如隔山,经他们一指点,顿开茅塞,操作起来就更得心应手了。料饼大会战就此拉开了序幕,那车间里可就热闹了,白天机器轰鸣,夜晚灯火通明,夜以继日、不分白天黑夜加班加点,人停机不停。男女老少齐上阵。老师傅於富根精心调度,车工组挑大梁,工作量最大。老将周邹焕龙、黄飞明、方冬根、杨林成宝刀未老,青年师傅黄继高、詹毅源、陆木全、胡军更是身手非凡,小将华国明、薛超、殷共辰、姚伟康、陶琳等也不甘示弱。我科仅有的几位女职工刘兰芳、王树翠、宋月琴、冯凤梅、吴美珍、黄桂芳也都纷纷披挂上阵,那个阵势就一个形容词:热火朝天。踏进车间不象车间,到象水产市场,人人一个饭单、一付袖套。机器轰鸣车头飞转,肥皂水(冷却液)飞溅,铁屑唰唰如银蛇飞舞。车床切好的料还要保留一点滴滴头(以防棒料断裂,这个没有下料车间爽气,一割到底,料饼一个个自动落到筐里)接下来就是刨铣组将藕断丝连的棒料割断。刨铣组的丁凤奎、陈宗浩带领全组员工紧追不舍,来一段料割一段料、来多少料割多少料。割好后的料再返回到车工组杀头(平头),最后由检验员马妙玲、于金根检验合格就算大功告成了。

料饼大会战一共干了几天,割了多少料饼我己经记不起来了,但圆满完成任务受到厂领导的好评是至今还深深刻在我的记忆之中的(当时图的就是领导一句“表扬”,争的就是“第一”这口气)。还有一个深刻印象:当我们在下料关键时刻忽然感到人手不够,是机关干部下车间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援(厂工会金杰师傅就曾为我们磨过刀),他们放下架子甘当搬运工,帮助上、下料。这可是个又脏又累的活,要踩在肥皂水里,将棒料抱在怀里,一头伸进车头,另一头还要用手托住,要等到车尾的顶针顶住才能松手。一个短料少说也要有五、六十斤重吧,一天下来劳动强度是可想而知了,说我们累,其实他们比我们还要累。记得很清楚,帮我上、下料的两个人,一个是后来的党委书记徐长林、另一个是后来做驻“南昌大使”的秦宪清。(不知他们现在还记得吧)。他们给我们带来的不是简单的劳动力,而是一种强大的精神鼓舞。全厂职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这就是人民厂的光荣传统。虽然时间己经过去快半个世纪了,但回想起来仍然是那么亲切、历历在目,令人振奋。

第二个大会战:药筒剥皮(外旋)大会战。那一年也不知怎么搞的,药筒偏差料是相当的多。如果不及时处理将会直接影响到下道工序的生产,也将会给工厂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原来冲压车间有个车工师傅的,但是看到如此堆得象山一样的次品他也束手无策了。突击剥皮,变废为宝、确保下道工序正常生产刻不容缓。这个重任就又落到了我们工具科肩上。说干就干,雷厉风行、敢啃硬骨头是我科一贯的优良传统。於富根、邹焕龙以自己丰富的实际经验召集黄继高、詹毅源,胡军,陆木全等人一商量,加工方案就制定出来了。用芯棒代替夹头、增制退料装置等等。做芯棒要用生铁棒,每部车床一个。一下子到那里去找那么多生铁棒。挖地三尺,将那些早些年不用己多半埋入地下的棒料、料头垦出来(那时人民厂财大气粗,备料还是很多的),按照要求做好。退料棒也做好,准备工作就绪,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用什么样刀具,九十度的不行,四十五度的也不行。后来定下来用六十度的螺丝刀改制,增加头部圆弧度。果然效果非凡。切削轻快,光洁度高,质量完全符合要求。但是药筒材料特别韧,老是不断屑,唰、唰、唰地到处流窜,就象蛇一样,一不当心就要被它咬一口(割伤)。冲压车间一位师傅就曾经出过事体。所以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要忙而不乱,胆大心细。后勤师傅要紧密配合,一有铁沫子就拉了跑。确保场地清爽,以绝后患。

剥皮问题是解决了,接下来还要倒一个六十度的角,这个生活也是不好“触鸡”的,完全要靠手工摇。小拖板扳成三十度,完全靠用两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其他指头根本帮不了忙,只能干作急。一天没到晚四个指头就起了四个大水泡。轻伤不下火线,接下来还要干,任务远还没完成呢。水泡挑破了,绑块纱布继续干(车间有卫生员,配有简陋的药品)。车工班师傅唱主角,其他班组的师傅也没闲着,帮助上、下料、帮助装筐。此时早就没有了班组的界限,大家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早点完成任务,挽回工厂损失,决不拖生产的后腿。我是负责倒角工序的,为了操作方便,一反常规将小拖板倒朝自己的方向扳三十度。弯着个腰、四个手指不停地倒,一天下来腰酸背痛,两手酸胀。后来干脆将踏脚板也拿掉了,这样刚好,人不用弯腰了,手也更使得上劲了。但完全靠手工,劳动强度还是相当大的,几天下来泡破了又起泡,后来都变成老茧了。看了手指上的泡,我们还开玩笑说,现在有弹、又有“炮”,我们是自我配套,气死帝修反。功夫不负有心人,人心齐,泰山移。在全科职工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出色地完成了剥皮任务,为此,大家都感到无比的高兴。我心里想的是,这次能为剥皮大会战出上力而感到骄傲。

以上内容是根据个人回忆所写,难免漏一挂万,但保证事是真事,人是真人。有谬误之处请同仁们批评指正。

工具科:谭云松

2014-3-14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