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离岗未退养——毛小兵  

2014-12-07 10:3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岗未退养——毛小兵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200017日早晨,根据人民厂20001号文件的规定,我告别生活了30年的江西瑞昌返回故乡。

前一天晚上电大同学谢文斌、廖丽荣来送我,由于炊具家什都打了包,就在厂生活服务公司开的饭店吃了晚餐,还是谢文斌埋的单。运家具的车是向运输公司订的,按规定付了300元费用。自然是向宝钢送钻杆接头毛坯的大卡车,由方卫兵、邢宝和驾驶。来帮忙装车的人很多:学校下岗教职工、产品开发科的年轻人、一分厂的老同事,不久就上了路。

当时我还未到离岗退养年龄,按工厂内退标准拿钱,每月300多;刘佩凤到了年龄拿500多。这些在上海是无法想象的,但上海住处已经落实,张劳动在几天前已把它整修一新,回去后读上海大学的女儿也就有了一个家,因此心中没有一点忐忑不安之感。车子在九江过了长江大桥,往北线走,碾着积雪,经湖北、安徽、江苏,再从南京过长江,8日上午就到了普陀、宝山、嘉定三区交界的真北路寓所。张劳动、王振良和上海家人早已在迎接了,由张、王两位陪着司机在外面吃个饭,接着就请人卸了车。方、邢,去宝山区的另一头交货,我们把一家一当搬上楼。

 

半个多月后,原人民厂的同事在浦东塘桥聚会,迎接新世纪,我们俩也去了。人可真多,他们问我最多的问题是,厂里怎么样了?在上海找到工作了吗?又过了半个月,春节还没过完,电大同学单永平就来电话了,问我是否愿意去他们学校代课。这样,2月中旬,我就去南市区的建南中学当语文老师了,单永平在那里教地理兼管人事。

 

离岗未退养——毛小兵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建南中学,位于厅西路斜土东路。学校门前是一条短短的菜场马路,因解放前东面有个警察厅,而得名为厅西路。学校周边环境很差,开门是菜场,远一点的斜土路上正大兴土木,而临街的店铺开着多间游戏机房,在等待学生的到来。(造化弄人,没想到十年后,我又搬到了不远处,这里成了我常来买菜的地方。嘈杂的菜场依旧,而学校变成了民办立达中学,已是学子趋之若鹜的地方了。)我在那里教初一年级语文,一个班,每周八节课,一节课16元,坐班制。外加车贴、早读补贴,每月也有600元收入,已是我从江西拿的一倍了。我很满足,离家太远,平时就寄住在同是南市区的丈人家。我当时的目标就是尽快地熟悉上海教材,了解上海学生。认认真真备课,认认真真上课,认认真真改作业。同时我也观察一下周围的老师,一半是新来的女大学生,一半是上年纪的“老阿姨”。由于我所教的班级的班主任是一位准妈妈,时不时要请假,所以我还要代理班主任,每天去游戏机房“捉”学生回来。这样过了一学期,暑假后,学校与林荫中学合并,我被推荐去了求知中学。

 

离岗未退养——毛小兵 - renmin609 - 国营人民机械厂--九三三三厂--博客
 

 求知中学在尚文路河南南路,她的前身是著名的敬业中学,因此对教学抓得很紧。林荫中学初三年级并到那里去了,初三一下子有了17个班级。我就教两个初三班的语文,由于是毕业班,责任重,待遇也高。上班后,有一位班主任就对我说,你是语文老师,学生的周记就有你来批吧!这样每周就多了五十本作文要改,我则把它看做了解学生,接近学生的机会。我发现不少学生把周记当做练笔,我就加以鼓励与引导,他们则越写越起劲,作文水平逐步提高。2001年春天,上海举行第十四届中学生作文比赛,同学们都参加了。结果我教的学生,一个获得初三组一等奖,二个获得二等奖,我还为刊登获奖作品专辑的《当代学生》杂志写了评说。由于是带初三毕业班,这一年我把上海初中语文教材都捋了一遍,达到了自己预期的目标。教学成绩也不错,学生中拔尖的一批经校长推荐进了大同、敬业、格致、光明、晋元,中间的考上了大境、市八、市南。我也完成了使命。

 

2001年暑期,我决定到自己家附近的学校寻找发展。8月中旬又是电大同学方鹰来了信息;她的同事说,有一家香港的教育出版公司在上海物色能写教案的语文老师,问我是否愿意一试。于是我就去应试了。原来香港回归之后,特区政府加强了母语教学,一批中文教材应运而生。出版公司有自己的网站,供师生查阅,于是就要有与教材配套的资源库。我们的任务就是为这资源库编写资料。我带上了电大文凭,中教一级资格证书,但总编最感兴趣的却是我上海中学66届高中毕业生的学历。一篇文章(含诗歌),配一篇辅助资料,内容与我们的教案、习题、延伸阅读相仿。以篇计酬,毋须坐班。这样,我就带着几篇教材回家试写了。两天后第一篇完成,送去审阅,一次成功。几天后又送审两篇,继续通过,信心倍增。这时我就抓紧时间拼命地写,一是出版公司需要,二是我要从多个应征者中间胜出。而帮助我的便是十几年的教学经历,以及保存完好的电大教科书——现代汉语、古代汉语、中国古代文学史。同时收入也与付出相呼应,远远超过了代课的报酬。

到了2003年,这个公司又让我每周三天去他们那里坐班编写,同去的还有一位古籍出版社的退休老先生。这时我发现当初的应征者只剩下我一个,其中不乏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的他们选择了退出。2004年后,再次回家编写,内容也由初中升到了高中,由汉语课变为中国文学课程,但任务也变得细水长流了。在这编写资源库的日子里,我有机会较多地接触一些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作家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钱钟书的作品,也接触一些当代港台作家如余光中、白先勇、郑愁予、龙应台的作品,多少弥补了过去电大学中国文学史的不足。也可谓教学相长吧!

 

因为不用天天坐班,所以不妨碍我同时去学校兼课。2002年上半年,我曾去普陀区怒江中学应急代课,因此找到了一位上海中学的老同学,他正在担任区教研室的语文学科主任。这一年的暑期后,经小区里一位晨练朋友的介绍,我又去了物资学校当语文外聘教师,一当就是十年多。这物资学校坐落在宝山区锦秋路(过去叫陈太路),离上海大学总校很近,是人民厂王文明等人的母校。当年他们是首届毕业生,去学校乘公交后还要步行一段机耕道,可见比较偏僻。而如今不仅有公交,而且通地铁。

2002年时,招生情况尚好,一届有十几个班级,但基础教研室正式教师不多,大多是外聘教师。校方这样安排就是预防生源大幅度减少所带来的人浮于事。中专教学,基础课每周四节,每人上三个班,二、三天就完成了,且不坐班。因此比教中学要轻松,待遇却不低。外聘教师的年龄两极分化,老的多数是6870届上师大毕业生,他们年富力强时在江西、安徽、新疆、黑龙江从教,退休回沪赚点津贴补家用;少的上海大学在读研究生,课余过来上几节课,勤工俭学,其中不乏江西师大毕业的。班主任大多也是外聘的,以退休回沪的女士居多,其中有一位就是弋阳连胜厂退休的。在中专的这些年,目睹了中职教学每况愈下,生源人数减少,质量下降,几乎没有要读书的。我的兴趣远不如当年教中学时的,所以到去年底就正式“退休”了。

 

再过一些天,我回沪就要15年了,把这篇流水账写下来,就是让大家了解从人民厂回来的人生活,同时对关心帮助过我的同学加同事表示感谢。

 

毛小兵2014-12-1

  评论这张
 
阅读(765)|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