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祝人民厂各位老同事健康长寿!

renmin609博客

 
 
 

日志

 
 

《偶 遇》--潘修范--人民厂建厂五十周年征文  

2014-01-23 22:21:15|  分类: 《梦江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  遇》--潘修范 - renmin609 - renmin609 的博客国营人民机械厂
《偶  遇》--潘修范--人民厂建厂五十周年征文 - renmin609 - renmin609 的博客国营人民机械厂

  因为在江西呆过二十多年,所以将之作为第二故乡,凡涉及江西的人和事都不忘过目了解一番,即便又过去了廿多年,仍常常会从心里走一走,偶尔激起一阵惊喜,留下一点思索。

那天,记得很清楚,是2011年7月13日。我们单位在浦东“新国际博览中心”参展“中国国际工业材料展览会”。展览会上观众很多,有参观的、咨询的、洽谈的,也有同行交流的。我在展台前接待一批同行业的年轻人,聊产品、技术后,发现他们南腔北调。我问道:“你们是哪里人?”一位小伙子说来自江苏,一位说是湘妹子。旁边有位娇小姑娘说是江西的,我随口应声:“我也是江西的。你江西哪里人?”

 “难不成你也是九江的?”姑娘大概认为我随声忽悠,便冲出一句。瞧瞧,年龄不大,脾气还不小。看样子是个要强的人。

“嘿嘿,被您说中了,我恰恰是九江的,而且是瑞昌的。”为什么要主动搬出“瑞昌”?因为,印象中,瑞昌在江西省之外,知名度不高,问人,十之八九没听说过。我能说出“瑞昌”二字,江西老表应确认无疑,而且九江同乡知晓的概率更高。

果然。这回轮到她吃惊了:“是吗?我也是瑞昌的,是高丰镇人。”

“哦,我们厂班车每天进出都要经过高丰的。”

“叔叔,您是哪里的?”姑娘转而客气,问道。

“以前是人民厂的。”

“是吗?!我家在铺头村呀!叔叔您知道铺头吗?”姑娘几近大呼小叫起来。

“怎么会不知道?铺头商店就在公路拐弯边的围墙里,对吗?厂休日,我还带着儿子骑自行车去过呢。”越套越近乎了。

“是啊,是啊,我小时候经常去里面看的,就是没有钱。”姑娘眼圈泛红了。

“这回可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了。至少我没骗你吧?” 我玩笑道。

 “没有,没有。”姑娘连忙分辨,“人民厂在我们眼里可是一家很大的工厂,我们港北邓家附近要是谁能在人民厂做临时工或者搬运工,那可是值得夸耀的事。我们家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其实,铺头距离人民厂很近,我们厂101车间宿舍所在的洞下李,跟铺头用成语形容,也就‘一箭之遥’。当然你们铺头村属于高丰镇,而我们洞下李也好,张家铺也好,都属于洪下乡。不过,我们都是瑞昌县的。”我沉浸在往事中,还称“瑞昌”为县,其实它早已升格为“瑞昌市”了。

回上海虽已二十多年,但我仍关注着江西的山山水水,不管我们曾经如何努力、奋斗、成就、情深,抑或无奈、不堪、怨恨、反思等等,不管怎样,毕竟,我们把整个青春都贡献在那里了(思来想去,“贡献”一词还是最恰当,特别在那个岁月里),有的同事甚至把生命都埋在那山里,真正“祭献”了。

2009年,我和李立新、余荷琴、顾培玲等几家子结伴重返人民厂,走走、看看、忆忆。现在有了卫星网络地图,更方便我们按图索骥。细细摩挲当年行迹,也发现新的东西,例如:我们一直称呼的“阳坑”,地图上标为“洋坑垄”,所以我们每天进出的“阳坑口”似应称作“洋坑口”。厂门口的砂石路现已成展平的柏油公路——立肇线。

“旧路青山在,余生白首归。”相比变化不大,依然亲切的人民厂自然地貌、陈年屋舍、草木山川,我尤为关注那儿的人,人的命运。例如:我们在汽车库的上坡路上偶然遇见一位腰里插着柴刀,手里推着小车的中年农民,我一下子认出他曾经在我们六号沟搬过木箱卸过车,当年,他也许只有十六、七岁。眼前的铺头姑娘呢?

“我们还没顾得上互通姓名呢?”

“我姓邓,叔叔就叫我小邓吧。”

“小邓,你是怎样从铺头走出来的?”

“小时候我在铺头小学读书,就在叔叔您和儿子去过的商店山坡下。初中到高丰中学,住宿制,条件很简陋,一大屋子要睡四、五十个学生。高中读瑞昌一中。我爸妈在浙江打工,供我读书。三年高中,我一门心思地读书,那才叫苦读书啊!高考,终于考进了湖南一所大学,四年本科后再入上海东华大学,读硕士研究生。现在毕业了,留在上海一家高新技术科技公司做研发工程师。”她报了所在公司名,是材料行业相当有名的集团公司。

“怪不得!研究生出身,说话挺冲人的。”我也“报复”她一句,她有点不好意思。

听她介绍来历,感慨良多。

我们十八、九岁时,也背井离乡,来到江西山沟沟,一门心思想的只是“建设三线厂,打击帝修反。”(附:刚才在电脑上打“帝修反”词组,已经连贯不出了。)可能还有“让老人家睡得着觉”的愿望,不管当初是朴素的动机还是今天看来荒诞不经的愚昧。当然,十八、九岁的我们,该念的书都没有念。

无论从九江还是瑞昌,来往班车路过高丰、铺头,也许小邓她们背着书包上学放学行走路边,山里孩子仰着小脑袋,看着尘土裹卷的远去的班车,目光应是充满羡慕的;就像我们每年在十六铺码头,在声声催命般的鸣笛声里,夹杂眷恋和伤感,百般无奈远去时,羡慕在上海工作生活的人,梦想有朝一日实实在在地得到那本“上海户口簿”,而不是探亲十天半月也要去派出所填写的“临时登记表”,心境一样。

我曾经在文章《早春》中写过:平头百姓凭着“运命”把握自己,把握几何幸运几何。别人不把你当回事,你得把自己当回事。也许,哪一天哪版本的《命运交响曲》恰恰需要某个“运命”音符也未可知。人都怀揣梦想,如果能够通过自身努力,逐步达到目标,从而实现梦想,我想这个社会相对就是合理的。最可怕的是被不知道的哪个人或者不可测的命运被甩到哪个角落,个人因此听天由命地悠悠忽忽一辈子。

“叔叔,别人看我可以,诸如:进了大上海,拿了上海户口,有了专业对口的工作。我却在犯愁。”小邓的话惊醒了我。“您看,上海的房价这么贵,我和男朋友马上就要成家了,可是房子在哪里呢?即便买套二手房,也注定要成为一对‘房奴’的。”

是呵,尽管我们被“文革运动”裹挟进“洋坑垄”山沟,小邓他们又凭自身努力走出了“铺头”山村,一代人终有一代人的生活方式,有各自的追求和目标,也有不尽相同的烦恼。但是,社会毕竟进步了,我说的是:至少在宏大的“中国梦”里允许存有自己的梦了。

所以,对偶遇的小邓,我笑着说了一句名言:“不着急的,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

                                                                      潘修范

                                                                    2014.1.23

 

 


  评论这张
 
阅读(5331)|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